IBM、嬌生都按讚 測癌症風險15小時變1小時

66.jpg_1140x855
0
66.jpg_1140x855
「我每一天都很後悔創業……,可是我有夢,(這個夢)大而殘酷;但是如果不創業,我會更後悔……。」剛送走來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投資人,一轉身旋即接受採訪的伊勒伯科技(Winnoz)創辦人、現年四十三歲的熊樂昌,儘管眼睛布滿血絲,但依舊精神抖擻,自剖創業一路走來的內心掙扎。
掙扎起點,來自一份對父母的心疼與回饋,繼而將小愛擴展為大愛。熊樂昌的父親逝世於癌症,讓他從小時候開始,不管是學術研究或日後投入創業,就是以癌症相關檢測技術為研究主題,無非就是希望能為世人貢獻所長;而他的母親是一名精神病患,迎面而來的種種現實,對一般人來說,可謂沉重的負荷,但卻沒有打垮他,反而化成一股前進的動力。
「是一種養分和提醒。」他選擇將上天給予的「禮物」化成祝福。二○一四年,當時在人稱「矽谷第二」的以色列台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進行生醫領域博士後研究的熊樂昌,因母親病情不佳,選擇回台創業至今,歷經摸索和轉型期,從初期開發用於癌症風險檢測的硬體產品,延伸到疾病檢測裝置結合IoMT(醫療物聯網)平台,打造的是預防醫學的服務。
成立不到五年獲青睞笑傲台灣新創圈
透過該公司研發出的硬體設備,能夠一分鐘完成指尖血液採集,再經由另一項儀器進行血液樣本核酸分子檢測,取得基因數據,再上傳伊勒伯的平台,就能在一小時內取得檢測結果,比過去全部以人工方式採集血液、檢測至少花上十五小時,整整節省了十四小時,也能讓受測者透過對於健康風險指數的了解,提早預防疾病發生。
軟硬整合解決方案,讓伊勒伯得獎無數,一七年獲經濟部創新研發專案,一八年更是大豐收,不僅獲選科技部新創之星,赴美參加全球最大消費性電子展(CES),還獲科技部創新補助一百萬元、經濟部中小企業破殼而出獎。
伊勒伯更獲國際科技大廠IBM Watson目光,邀請至公司進行技術分享交流,是當時參加CES展唯一受邀的台灣生醫業者;以及跨國製藥嬌生(J&J)希冀他們進駐旗下世界頂尖生技技術育成中心JLABs,能取得資格者,全球比率不到一○%,若進駐則能使用國際級實驗室設備與技術等資源。
同時,以一家成立不到五年的新創公司,在種子輪和天使輪期間,就獲得來自以色列、英屬維京群島Golden Pearl Capital、吉嘉電子、海內外天使投資人等共約超過兩百萬美元(約六千萬元新台幣)資金,這樣的成績對國外新創而言不算什麼,但對台灣新創來說卻屬難能可貴。
創業至今不到五年,從商業模式的轉換、資金籌措和團隊文化建立,熊樂昌無不親力親為。這背後有對自己嚴格要求的性格,更有後天在異鄉求學打拚吸收的內化養分。他形容自己在以色列的日子,「如同小鳥般自由」。
「在台灣,我是別人眼中期許的我;在這裡,我蛻變成想清楚(自己)要的目的和價值的人,成為一個行動派的人。」熊樂昌自剖。內外加持下,也讓他挺過創業前四年最艱辛的摸索期。
一周簡報超過十次 第一筆資金來自以色列
由於生醫領域投資與其他領域不同,非兩年或三年能立即看見投資報酬率,成果顯現往往需要時間淬鍊,動輒五年以上是正常。同時因為東西方文化不同,為能確保獲利,台灣創投往往只會在成熟收割期才投資,因此對熊樂昌來說,除了與一般創業者一樣會遭遇到的挫折,如擔心隔日發不出薪水外,資金周轉無異是最大挑戰。
「當時,光是向台灣創投簡報,一星期十次以上。」熊樂昌回憶:「不想結婚,還一直約會(要求見面簡報)。」走在技術前端和講求快速回收的十字路口中間,他選擇找「高帥富的外國老公」。熊樂昌不諱言,創業第一筆資金,正是來自以色列投資人的五十萬美元。
由於在台灣資金取得並不容易,以及法令規範的限制,讓他選擇以國際資金為主,透過政府辦的國際交流活動與參展,讓他深諳,只有技術好到讓別人自己找上門,才是不敗法門。
在去年參加CES時,他也參訪矽谷公司,當時有人問熊樂昌:「有五千萬美元可以燒嗎?」這個數字也讓學者性格的他意識到:「創業,第一步就是要活下去,資金是命脈。所以要先做能做的,再做要做的。」他摸著石頭過河,邊走邊調整,從硬體預測癌症結果轉為健康照護預防醫學平台。
從硬體轉攻服務 搶進東南亞和印度市場
商業模式的改變帶來契機,從賺「硬體錢」轉攻「服務財」。他發現如果僅是生產硬體,無法量產自然墊高成本而稀釋了利潤,因此需要轉為服務,再從服務提供中帶出硬體需求。
「健保造成費用低廉,醫材沒量,無法形成規模經濟,要依市場不同而調整商業策略。」他透露。目前有一家上千人電子公司確認採用他們的平台服務;市場也從台灣走出來,決定從企業端著手,目前有來自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和印度的訂單洽談,之後還可能在新加坡開設分公司。
困難、求生存和進化,對於許多創業者來說,路徑多半一樣,但用放大鏡仔細一瞧,魔鬼就出現在細節中。「有以色列和台灣的技術,台灣為研發總部,新加坡的國際資金……。」在熊樂昌的腦中,賺世界錢的藍圖已經成形。
儘管創業與家人生病兩頭燒,但上午六點,記者就能接到熊樂昌LINE回覆,對於該堅持的,也一樣堅持走自己的路,而團隊正是他另一個支柱。
位於新北市中和區連城路的辦公室,宛如一個聯合國。十七位員工中,就有七位博士,還有來自祕魯的同仁,以及遠從英國來實習一年的學生。為了突破語言障礙和不讓英國實習生覺得格格不入,公司還規定每天上午時間,同仁交談一律使用英文,「可以讓大家更快熟悉,我也是每天這樣和他們講著英文對話。」二度就業、負責公司庶務的張淑馨笑著說。
創業邁入第五年,走過台灣新創公司生存年限平均不到四年的門檻,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資金,讓熊樂昌暫時無須像創業時疲於金流之苦,當務之急在於落實國際市場在地化,以及讓技術更上一層樓,不停歇的考驗面對著熊樂昌,一球接著一球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