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的她不怕「歸零」 幫大學生創業築夢

38
0
38

 

亞洲三百名三十歲以下精英,名列在美國雜誌《富比世》(Forbes)之內,當中只有四位是台灣人,一位致力於為台灣校園創投盡份心力的女孩,為什麼離開宏達電VR領域的工作,轉而幫助大學生創業築夢?

 

午後陽光照在一位容貌姣好、身穿大紅色洋裝的年輕女孩身上,她散發出熱情燦爛的迷人氣質,即使隔著一條馬路,都能感受到她自信且篤定的神韻。

 

看到對街記者,她揚起笑容輕快地跑了過來,伸出雙臂摟住記者,用ABC特有腔調笑說:「嗨!我是Stephanie。」女孩中文名為唐琦,可能是因為從小受西式教育長大的關係,唐琦身上帶著西方女性獨立開朗的風采,一講話,氣氛就很有感染力地活絡了開來。

 

唐琦今年二十八歲,但已經是「校園創投」基金「Rookie Fund」執行總監,儘管她去年才接下這個職位,但唐琦很快就吸引了眾人目光,甚至在國際上成了眾所矚目的「嬌點」。

 

今年美國雜誌《富比世》從兩千多名提名人選中,選出了「亞洲三十歲以下、十個領域三百名傑出人士」,在這三百人當中,只有四位台灣人入選,唐琦是雀屏中選的一員。「入選很開心,更開心的是,因為入選,募款能更順利!」唐琦邊說邊爽朗地大笑。

 

掛著創投公司「總監」的頭銜確實威風,能被《富比世》選中也很讓人振奮,但能緊攫機會讓自己的理念傳播開來,才是最讓唐琦興奮的新任務,談起「校園投資」與「Rookie Fund」,唐琦的話匣子就開了。

 

其實放眼全球,「校園創投」並不是個全新的概念,好比說在美國,就有金鋼狼創投基金(Wolverine Venture Fund)、矽谷宿舍基金(Dorm Room Fund)等藉由這種方式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美國創投界競爭激烈,亟欲發掘潛力看好的新創業者,於是「讓學生當星探,去挖掘和他們一樣年輕有幹勁的學生創業家」就成了創投界新招。

 

二○一五年,在矽谷知名創業加速器「500 Startups」任職的大中華區合夥人馬睿及投資合夥人張劭謙,就從這樣的概念出發,發起「Rookie Fund」前身:「500 Rookies」以台灣為基地,開始了第一間致力於大中華地區、亞洲「由學生投資學生」的「校園創投」事業。

 

美國流行校園創投 台灣只有Rookie Fund

 

馬睿、張劭謙離開「500 Startups」後,去年將公司更名為「Rookie Fund」,從台灣擴展到廈門,繼續「校園創投」的工作,他們更找了唐琦擔任執行總監,期待事業進一步推展。然而台灣的「校園創投」還處於起步階段,無論是校園創投界或是創投人才,各方面都需要醞釀聚集,所以「Rookie Fund」運作模式,不可能像傳統意義上的「創投」以找到「超高風險、超高報酬的獨角獸公司」為核心價值。

 

唐琦認真解釋Rookie Fund運作方式,「我們每年定期培訓一群學生,由他們決定兩項投資案,基金投資決定權完全操縱在學生手上。」學生能透過執行「創投」學習,成立至今,已完成四個投資案,包括智慧釀酒器ALCHEMA及手機支付TapPay營收皆不斷成長,「不可小看學生投資眼光。」唐琦笑說。

 

然而事情可沒想像中那麼簡單,學生確實擁有基金投資決定權,但Rookie Fund背後的「錢」從何而來?又如何獲利?

 

相對於美國追求獲利的「校園創投」公司,Rookie Fund其實更像是「人才培訓營」,投資收益不會實質回饋股東、也不收管理費用,經費都靠「募資」而來,資金大部分用做投資,少部分作為正職人員薪資,至於投資成功項目所得利潤全數放回基金。所以如何說服投資方「幫助年輕人」,讓他們相信未來的發展性,就顯得非常重要。

 

唐琦正是關鍵角色,她必須隱身在學生背後,默默扮演一個如同「超人般的存在」。她不只要成為學生、廠商、新創間的樞紐,更要募款、和股東報備、管理基金,各種業務都得一肩扛起。

 

即使事情聽來費勁,唐琦講來卻興奮不已。她想開闢出一片天地,更不畏懼當個尋求「轉變」的拓荒者。二十七歲的她,怎麼有本事辦到?

 

事實上,對她而言,「從零開始」、「砍掉重練」都是拿手好戲,Rookie Fund正是有挑戰性、深具內涵的好差使。「每次的轉換,我都像是重新歸零。」她笑著談起了成長經驗,唐琦從小在香港長大,小時候因為搬家等緣故,轉了三次學,到了國中,又舉家遷至台中,進入東海大學附屬高級中學就讀。對她來說,「轉變」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

 

唐琦並不是沒有經歷過挫折,在香港,她讀的是全英文學校,到了台灣,中文的教育簡直就是最嚴酷的折磨。自小品學兼優的她,卻面臨了上課聽不懂、考試不會寫的窘境,就連最拿手的英文,也栽在題目是中文看不懂而考差。唐琦笑言,當年她沒有克服這道關卡,兩年後轉去美國學校讀書、到美國念大學。如今回想往事,她心裡卻充滿感激,「因為這兩年讓我奠定了中文基礎。」鼓起勇氣經歷不同的挑戰,也成為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原則。

 

唐琦人生豐富地令人難以想像,大學時,除了主修經濟,還輔修了創意寫作和繪畫,跨足各種領域。出社會後,更待過獵人頭公司、做過宏達電扶持的教育科技新創Zoodles商業開發等業務、當過宏達電VR部門虛擬實境創投聯盟(VRVCA)的經理。

 

從客服到專案經理 成為各公司挖角新星

 

邊說,唐琦邊回憶起一段工作經驗,她當年從獵人頭公司離開後,加入Zoodles這家專做小孩教育的APP新創公司,極力爭取商品開發的職務。「我父母都是做教育的,我又喜歡科技,想到在這間公司能做『教育』和『科技』,實在太sexy了!」

 

但對方看她沒經驗,就指派她去當客服,而且當時Zoodles客服系統荒廢已久,裡頭有兩千多封信件都沒處理。事情又多又雜,不是理工科出身的唐琦卻沒選擇擺爛,她不但回了那些信,更運用Zendesk等程式,將客服系統自動化,讓主管賞識不已,很快也讓她轉到了商品開發並負責使用者體驗等業務。

 

確實,在工作上,唐琦總表現出不畏改變的特質。二十五歲時,她被挖腳至HTC本部做VR產品及創投開發。儘管隔行如隔山,一般人聽到要踏入陌生領域,避之唯恐不及,唐琦卻不一樣,一頭又栽了進去。當時她的主管非常嚴厲,不過唐琦一樣挺了過來,「我的主管經常要我同時找二十家廠商做交叉比對分析,並且要我報告時,像在董事長王雪紅面前報告那樣謹慎。」

 

她把握在HTC學習的機會,學到怎麼架設電商、與廠商談判、簽訂合約、簡報技巧、演講的說話藝術,更靠著英文專業為HTC做出實質貢獻,在金流平台與日本、俄羅斯電商等合作案,都發揮了一定的影響力。

 

不過當張劭謙試著把她挖角到Rookie Fund,熱愛「教育」、「創新」、「溝通」的她,又果斷地接受了創投這個全新、有趣的挑戰。現在,唐琦已經是Rookie Fund核心人物,更是學生投資人景仰的對象。就像馬睿說的,「Stephanie沒有距離感,又會溝通、察言觀色,學生都很喜歡她。」

 

儘管唐琦還很年輕,但她的確有著獨一無二的本錢,「我就像母雞一樣,帶著這些可愛的孩子們。」在實務、態度上,早就展現無所畏懼、勇於承擔的氣勢,而這也是學生們在創投界最需要的特質。

 

陽光灑在年輕女孩肩上,Rookie Fund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唐琦也是,但她清楚,只要保有開創性精神及勇氣,沒有什麼克服不了的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