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董給靈感 他燒4億讓機器人懂寫程式

102_m
0

當工業大肆推廣自動化生產的同時,軟體工程卻仍舊停留在手工藝時代? Arcare創辦人高明哲燃燒十多年光陰,引領台灣技術,一步步打造軟體開發前進自動化時代的鑰匙。

十年前做軟體的方法,跟現在的方法其實沒什麼差別。」福禾腦事共同創辦人高明哲為突破「軟體開發仍處於手工藝時期」的瓶頸,用了十八年鑽研技術,找到最佳解方。

 

這個被命名為「ruRU」的技術,結合了軟體規格書與軟體機器人兩個概念,透過軟體機器人進行自動化程式開發,藉此取代人工開發流程。如如研創(Arcare)技術顧問陳輝川透露,該技術相較於傳統人工軟體開發,「效率能有一千多倍的提升。」福禾腦事並以此優勢,成功協助農委會與台灣高鐵解決了軟體開發難題。

 

創業遇瓶頸   縮編又燒錢

苦心建置自動化開發新技術

 

故事說從頭,高明哲的創業竟也和郭台銘有點關係。早在二○○○年之前,高明哲還在IBM任職,將一個主機生產的業務外包給郭台銘處理,「那時郭家兄弟位於土城的廠房,還沒有生產用的軟體。」組裝生產流程相當複雜,他們卻仍採用紙本進行記錄管理。

 

於是,高明哲替郭台銘的工廠進行生產系統的軟體開發。在這之後,高明哲逐漸注意到當時工業缺乏生產系統的狀況,讓他決定在二○○○年與朋友創設福禾腦事,要做工業化的軟體開發系統。

 

一頭栽進創業路的高明哲,一開始由福禾腦事創辦人宋宜璋主導系統開發,但研發耗日費時,「大家都覺得看不到突破點。」高明哲回憶,○五年公司曾一度擴編到五十人,但發現人多也解決不了瓶頸,不到一年又馬上縮編到十幾人。到了○七年,因持續燒錢,包含共同創辦人等朋友都紛紛離去。高明哲表示,「後來幾乎都是自己墊錢,將近一億元。」加上老東家晟銘電子、親朋好友投資的錢,至今已經燒了近四億元。

 

所幸在一五年底,高明哲與團隊確立「機器人自動化開發」的方向,花了一年時間把第一代系統建立起來。高明哲在一六年成立如如研創,於一七年開始將系統推向市場,迅速獲得台灣高鐵與農委會等單位青睞。

 

高效開發、降低成本

五小時搞定系統完勝團隊合作  

 

這套自動化開發系統,關鍵在由機器人取代軟體工程師的工作。過去客戶要進行軟體開發,須跟軟體工程師不斷討論,讓軟體工程師透過程式開發來設計出客戶需要的軟體,來回溝通通常要耗費大量時間。

 

但透過機器人開發系統,就可以省去要和軟體工程師溝通、完成後又得繼續討論修改的麻煩。「你可以想像,這系統中的每一個小機器人,就是我的製程能力。」陳輝川解釋透過機器人自動化開發,「我們一邊講,就可以一邊進行軟體原型設計。」

 

陳輝川舉例,一個樣品鞋的打樣管理系統,原本得花一千個工作天才能完成,透過ruRU系統開發,時程能縮短到五小時,效能不僅提升了一千倍,還能降低維護成本,原因在於人工開發的軟體,後續的修改維護會讓軟體愈來愈大。陳輝川更明白點出業界痛點:「人會流動」。前一任開發者的設計方式可能會讓後繼者難以調整,甚至變成「孤兒系統」,被迫放棄維護。相較之下,由機器人自動生成的軟體,任何需求的調整都能透過機器人自動重寫,大幅降低維護難度。

 

延伸閱讀:不想被機器人取代 你,得活得更像個人

 

 

這個優點,農委會種苗改良繁殖場的張定霖場長很有感觸,「我們育苗場可能同時就有六到七種作物,沒辦法用單一的管銷存軟體。」由於育苗場的作物獲利能力不高,儘管農民有管理系統使用上的需求,但針對一個作物開發軟體可能就要花上數百萬元。

 

張定霖指出,如如研創不但只用了十分之一的開發成本,且在當天討論、隔天就能看見軟體的高開發效率,得以快速設計出符合不同農民需求的管銷存系統,「滿足多種作物的管理需求。」

 

而高鐵花費數十萬元的機器人租用則是另一種模式。高明哲指出高鐵「用IT預算中很小部分,租用我們的軟體機器人。」藉由訓練高鐵員工,讓他們能自行使用機器人開發軟體。目前高鐵內部使用的次級系統,如報表管理、道路巡檢等,都已經是ruRU開發出的成果。

 

除了持續開發第二代機器人,高明哲也透露公司今年起已經導入AI技術,除了再提升機器人的開發效率外,也能強化在智慧農業上的自動辨識應用。「過去在國內,我跟人家說這個東西,他們就說只是程式產生器,有什麼厲害的?」如今,堅持下來的決心,終於可望讓高明哲十八年的努力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善用無人機監測西瓜產量 精準掌握產銷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