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五萬先砸百萬 80人小廠吃國際大單

113391_600690
0

在台灣航太業供應鏈中,也有日劇《下町火箭》的台版「佃製作所」。榮陞精密曾面臨下個月訂單沒著落的困境,在風雨飄搖中,毅然決然切入技術門檻更高的航太產業,最終驚險過關。

金融海嘯「快活不下去」

轉戰航太從零做起

 

隱藏在高雄岡山本洲工業區的榮陞精密,規模不大,員工只有八十人,但全球飛機引擎最大供應廠的機匣零組件,就是由它生產,因為專注技術研發,讓榮陞從原本生產金屬扣件的加工廠,進入訂單穩定的航太產業,從第一年營收五百萬元,拚到如今八千萬元,八年營收成長十五倍。

 

故事要從十年前說起。「如果不是全球金融海嘯讓榮陞訂單腰斬,我們也不會下定決心,轉型開發航太零組件。」二○○八年金融海嘯時期,電子業陷入一片淒風苦雨,以半導體零組件代工為主業的榮陞,營收跟著萎縮一半,「再不找出路,就快生存不下去了。」榮陞精密董事長蘇庄三要求總經理蘇志霖,盤點公司還有什麼競爭優勢,憑藉既有的ISO 9001品質管理認證及三次元檢測儀器,讓他把目光轉向「航太產業」。

 

「當時做一件半導體設備零組件加工,都有幾十萬元,但我做的第一筆航太訂單只有五萬元。」蘇志霖說不怕別人笑,「我就是非常執著,因為我認為航太產業有潛力,金額小沒關係,一旦接到訂單,最少都有五年以上。」

 

第一筆五萬元訂單,還是總經理與榮陞團隊親自拜訪台灣航太龍頭漢翔才爭取來的,「幸運的是,我們有訂單;不幸的是,我們不太知道航太要求。」蘇志霖誠實地說。尤其航太產業品質要求更高,榮陞到底能不能挑戰成功?當時蘇志霖也沒有十足把握。

 

為了掌握這筆僅僅五萬元的訂單品質,蘇志霖不僅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研究,還投資上百萬元購買立式車床設備、設計治具,「當時很多老員工都很擔心,會做不出合格的發動機內小型外殼成品,因為一旦出差錯,就要賠五十倍,對比毛利一點也不划算。」蘇志霖回想。

 

延伸閱讀:解密 隱身台灣的千億航太聚落

 

 

 

 

 

 

 

 

 

榮陞最大客戶漢翔,一路見證榮陞轉型,漢翔副總經理杜旭純談起榮陞坦言,一開始榮陞的退貨率也不低,尤其一組加工零件相當於一輛國產汽車的金額,也許前面孔洞都打好了,但最後一個動作失誤,整組材料全部要報廢,對於小廠來說,是很大的壓力。

 

「榮陞的配合度很高,蘇總也很願意學。」杜旭純稱讚,後來漢翔也提供程式協助榮陞生產,縮短榮陞在航太供應鏈的學習曲線時間。

 

待在榮陞近二十年的生產工程經理林各煌表示:「漢翔對品質的要求,絕對沒有模糊區間。」他舉例,鎳基合金是很難加工的材料,外界常以為,金屬加工技術門檻低,算是高科技裡的「黑手」,殊不知,鎳基合金要做到良品率高,不只仰賴在材料、機械、化工的研發,也要取決於管理的細膩程度。

 

來到榮陞總部,樸實的工廠見證早年台灣電子代工業起飛的縮影。其實,總經理蘇志霖與副總經理蘇志隆是典型的二代接班,父親榮陞董事長蘇庄三,一九八二年開始代理日本久保田農業耕耘機,直到一九九三年才跨足到專業零件沖壓代工,逐步擴大事業版圖,走向生產製造的路。

 

把產品做到極致

從門外漢到訂單三級跳

 

航太產業池塘不僅大,池水也深,蘇志霖不想再受制於電子業景氣與有一頓沒一頓訂單,當時想的是,航太產業在台灣才剛起步,但分工很細,只要做好一項產品,訂單可長達十年之久,對公司業務有保障;而且航太產業技術門檻也比較高,他知道,如果可以在航太供應鏈生存下來,外頭的追兵要跳進來,也不是那麼容易,因為要取得國際大廠的認證,必須投入大量人力與時間,而且不見得會通過,對於小工廠來說,是一個賭注。

 

儘管過程中也遭遇員工的不認同,蘇志霖還是孤注一擲,他說:「當時無法跟上公司轉型步伐的同仁,最後也選擇離開了。」

 

蘇志霖的堅持,終於換得漢翔的肯定,因為品質穩定,從漢翔拿到的訂單也跟著三級跳增加,從「沒有人懂航太」出發,榮陞亦步亦趨跟著市場領先者,要求自己在品質、製程跟上客戶的規格。

 

蘇治霖想走到國際的強烈企圖心,連航太公會總幹事閻鐵麟都感受到。他印象很深,兩年前,有美國廠商組團來台參訪供應商,「榮陞是第一家主動向公會報名接待的公司。」正是這樣不吝於展示自己能量的勇氣,讓榮陞逐步在業界打開知名度。

 

事實上,國際主要飛機製造廠只發包給具有認證的廠商生產零件,但每申請一項認證,都必須耗費大量金錢與人力成本,對很多小廠來說,光是要克服生產動線的調整,就是一項大工程,更遑論要一下子拿出上百萬元資金添購設備,而且一旦認證未過關,投入的資源就付諸流水。

 

延伸閱讀:握5G優勢 它擁業界第一座毫米波實驗室

 

比照食安追蹤製程

日期、原料一目了然

 

此外,航太零件與食品一樣,製造商的「追溯能力」很重要。用什麼原料、如何製造,都要能夠清楚追蹤,一旦發生問題,才能立即偵錯,馬上掌握影響結果,也能降低瑕疵品帶來的成本耗損。

 

在客戶的要求下,榮陞的製程也學習製作「生產製造卡」,譬如飛機發動機機匣(航空引擎外罩重要結構件)的表面處理過程,哪一天、幾點、誰製造、用哪一批原料製造……,都要清清楚楚記錄,「功夫雖傻,但是沒有投機取巧的空間。」蘇志霖認為,既然定位在航太,對生產流程管理的要求,必須更細。

 

(圖片攝影/蕭芃凱)

 

 

 

 

 

 

 

 

 

 

 

 

從電子零件代工,做到航太製造代工,是漫長的試煉。

 

「不懂就要舉手(發問),做錯就要立刻承認。」因為走過轉型的痛苦期,蘇志霖格外珍惜每一份得來不易的訂單,不容許產品出錯,也因為嚴格要求品質穩定、交期迅速,讓榮陞獲得航太材料認證,打入國際航太供應鏈。

 

他語重心長地說,這十年來,榮陞從航太產業學習到最多的是觀念的轉變,「我經常和員工說,航太是良心事業,產品尺寸、精準度出錯,就要立刻糾正,因為飛安是關乎性命安全。」

 

如今,起家的模具本業只占營收四成,航太零組件已躍升至六成。由於訂單穩定成長,舊有的機具與場地皆已不敷使用,榮陞砸下三千萬元投資五軸加工機設備,才終於克服各項零件加工尺寸不同的難度,這也讓公司在短短三、四年時間摸熟機匣技術。

 

去年,蘇志霖也租下南科高雄園區占地一.四八公頃的土地,投資二.六億元興建新廠房,進入工業四.○智慧製造生產線,製造飛機發動機機匣與葉片零組件。

 

榮陞受惠製程智慧化生產,省下人力,但沒有解雇任何一個人,而是將員工轉到新的產品線,也因航太產業的訂單大增,榮陞員工從五十人擴編至八十人,在蘇志霖的帶領下,榮陞不僅走過營收低潮,更航向遼闊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