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網裝置上看全球人口七倍 專家、學者出招迎戰

107
0

萬物聯網的時代到來,未來聯網裝置將是全球人口的七倍之多, 政府是否做足準備協助台灣產業跟上發展? 作為物聯網服務關鍵角色的電信業, 又看到了哪些發展機會和風險?

去年八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通過首批物聯網(IoT)門號的發放,緊接著,十一月,電信業者就陸續以物聯網生態圈、物聯網大平台的方式,展示在不同領域的物聯網應用,似乎昭告物聯網的各項服務,將在二○一八年開始席捲台灣。

 

儘管看在電信業者眼裡,物聯網是一塊開發潛力無窮的沃土,但對於外來對手的競爭、法規環境的束縛,以及政策的不確定性,電信業者在樂觀面對市場發展之餘,仍語帶保留地看待其中的機會。

 

為了協助業界、學界、政府當局在相互理解的基礎下,進行有效率、符合各方期待的合作,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今周刊》社長梁永煌的邀請下,經濟部次長暨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共同執行長龔明鑫(以下簡稱龔)、NCC主委詹婷怡(以下簡稱詹)、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法制長謝穎青(以下簡稱謝)、台灣電信產業發展協會副秘書長劉莉秋(以下簡稱劉)、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葉志良(以下簡稱葉),針對目前法規體制、物聯網數據管理、資訊安全發展等方向,相互交換意見,希望能藉此匯聚台灣在物聯網發展的能量。

 

Q:政策法規跟得上嗎?

發展物聯網新創事業  要能容錯

 

龔:我現在身分有兩個,一個是經濟部的次長,一個是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的共同執行長。亞洲矽谷有兩個主軸,一個是創新創業生態體系的推動,另一個是物聯網產業的推動,可以說亞洲矽谷本身就是要做物聯網產業的發展。

 

物聯網被喻為下個世代的重要發展產業,研究機構麥肯錫預估,在二○二五年會達到六.二兆美元產值;應用領域則更廣,包含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所產生的無形價值經過換算後,還會有額外一倍的價值,非常值得我們去推動。

 

然而,物聯網整個的生態體系,最下層的是感知層,接著是通訊層,再往上是資料平台層,最後才是應用層。這些不同的層次若要各自或整合發展,可能就會牽涉到一些不同的法規,怎麼整合處理,是一件滿重要的事情。

 

快速發展的物聯網生態系裡,需要一些監理沙盒的機制來協助了解與試驗,從金融的FinTech到自駕車等各種領域的發展,究竟會碰上哪些問題。像是自駕車,交通部已草擬一個自駕車或無人車涉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行政院也正在草擬涵蓋更廣的「無人載具」的試驗條例。

 

現在有很多新創事業要做物聯網,政府要如何鼓勵?亞洲矽谷有一個示範性計畫,其中兩個重點,一個就是地方政府進行的智慧城市,可與物聯網在內的各類業者尋求合作。另一方面,則是希望由上而下,由政府來引導,看台灣有哪些領域可以把物聯網發展起來。

 

延伸閱讀:物聯網打國際賽 政府如何助攻業者?

 

 

 

 

 

 

 

 

 

 

 

 

 

 

 

舉例來說,在智慧交通領域,廠商來提案時因試驗場地在地方政府,所以須先跟地方政府溝通,過程之中可能要突破一些法規、試驗場所的限制。此時,交通部就須允許在試驗階段,法規可以先突破。

 

醫療也一樣,我們也和衛福部談,以現行《醫療法》規定,醫師要親診才能開處方,但如果我們的示範性計畫,像是慢性病或是偏遠地方,能不能用容許不用親診的情況下,達到醫療效果的試驗。這些物聯網相關應用,在現有法規下無法試行的,就透過監理沙盒來做。

 

不僅如此,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也已經成立「創新法規沙盒案件申請平台」,建立「法規灰色地帶釐清制度」,協助想要進行新事業的個人或業者,釐清該事業是否符合現行法規。

 

Q:消費者對資安有疑慮?

消費者的恐懼   根植於人性

 

葉:一五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在物聯網發展上遇到兩個最大問題,一個是隱私權;一個是資訊安全。為什麼消費者會擔心這兩個問題,是因為業者提供的服務,沒有足夠的方式讓消費者去信賴。這是根本於人性的問題,人類最大的恐懼來自於無知。

 

推動檢測驗證  創造信賴的核心

 

詹:在物聯網資安部分,NCC承擔重要的角色,因此包含關鍵基礎設施和物聯網建設,我們已委託電信技術中心建立物聯網資安檢測實驗室,未來會依造資安檢測標準,幫助網通業者或物聯網設備業者在台灣應用或是輸出海外。

 

龔:物聯網如果沒有資安,萬物聯網就是萬物風險,因此資安在感知層,從Sensor端就被要求了,而不是到了大數據才去要求。

 

行政院資安處就在做這樣的整合,一七年十二月的物聯網資安產業標準元年誓師大會上,經濟部工業局也公告了「IPCam(網路攝影機)資安產業標準及檢測規範正式版」,目前先針對容易被入侵的IPCam裝置先推動。

 

葉:《個資法》這一塊,台灣相對來講比較嚴格,但在資訊使用上比較少去著墨,甚至動輒得咎。一八年歐盟要實施的《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更嚴格,但在嚴格之中,還是保留了一些彈性,會考量業者在使用新科技時,一開始經消費者同意後,未來是不是可以不用每次都逐一來取得同意。

 

劉:我們都知道,一個智慧杯的成本可能是六十元,但加上Data(數據資料),它的價值可以達到六百元。也因為現有或未來數據的價值太高了,所以現在製造業者也想保有資料,但服務端會說你保有資料,我要怎麼提供服務?

 

跨領域串接資料  AI才能好好發展

 

我們擁有完整的網路基礎建設,但上面的應用都是Google和Facebook這些外國的應用服務,所以廣告大舉外流。如果物聯網時代又重蹈覆轍,那將是台灣各行各業的悲哀。

 

NB-IoT(窄頻物聯網)和製造端業者是可以合作的,我們應該要留在台灣,做一個最大的共享資料庫平台。

 

龔:物聯網最後還是要達到數據分析,這就會牽涉到AI人工智慧。如果AI要發展很好,資料的部分要如何跨領域串接就很重要,但這就牽涉到個資保護的問題。

 

像是我們健保已實施二十多年,有全球最完備的醫療數據資料庫,因此,譬如癌症的問題,透過大數據的分析,可以知道什麼樣的癌症可以用什麼方法,那是很高的公眾利益。

 

但這就牽涉到個資保護的問題,便會變成很大的扞格,資料如果沒有辦法跨域串聯,它的價值會大幅降低。

 

延伸閱讀:邊緣運算、車聯網 下一個半導體關鍵字

 

Q:數據能否共享?

創造公眾利益與個資  要找出平衡點

 

謝:對於個資的保護概念,在日本被認為是集體安全,而在台灣則看作是個人財產。舉個例子,日本觀光客在台灣出車禍,日本可以立刻把血型資料提供給我們。

 

但台灣觀光客到日本去,台灣政府能不能提供這樣的東西,讓兩邊政府來協力提供幫助?也因為台灣對個人資料保護規範,把它當成個人的事情,阻礙了大數據的運用,這部分應該在發展物聯網的同時,整體重新思考。

 

詹:資安防護、個資保護、資料應用等議題是相關連且都相當重要,是數位經濟的核心;個資保護面向,應尊重民眾有同意被蒐集個資之主動選擇權利;至於資料管理,則可依分級程度,以「風險控管」角度來處理這個議題。

 

如果是涉及公眾利益且又與個人隱私密切有關的服務,須列屬最基本的防護對象,例如戶政、健保、醫療資料。但在不影響基本個資與隱私保護的前提下,在創新與資料運用間,雙方應該有一個平衡點。

 

Q:跨領域如何整合?

製造端與服務端  可攜手打國家隊 

 

劉:在物聯網方面,政府很容易忽略電信業者可以是服務提供者。在物聯網政策裡面,我看到比較多的,還是對新創、對設備商的管理。

 

這會產生政策上的衝撞,到底要輔導製造業者,從製造端到服務端都由製造業者來統包?還是讓製造端業者可以跟只有服務能力的電信業者合作?政策上,有沒有可能透過亞洲矽谷計畫,讓服務端和製造端有攜手合作的機會。

 

詹:物聯網是大家關注的議題,其脈絡即是使整個寬頻網路布建越來越完整,支持各項應用服務與內容傳輸,未來到5G,物聯網絕對是重要角色,根據相關預估,到二○二○年,物聯網的物件數量將會達到全球人口的七倍,所以它的連結物件是非常非常大的。

 

NCC在這個匯流的過程裡面,會是Enable的角色,因此在稀有資源包含頻譜和號碼,NCC都已經做好整備。但未來物聯網及匯流的應用,可能會與各個部會相關,像是智慧電表跟經濟部有關,自駕車可能就和交通部有關。

 

大家也可以看到我們的電信業者,也開始跟不同領域的業者合作,包含遠傳的物聯網生態圈、中華電信的物聯網大平台以及其他不同的領域。但在其他領域,就會涉及到其他產業主管,要怎麼在既有的產業做系統的重組。

 

物聯網大聯盟角色  協調各部會   

 

龔:我們在協助物聯網發展的首要工作就是整合,這就是為什麼亞洲矽谷要成立物聯網大聯盟,因為大家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

 

亞洲矽谷執行中心就是提供各部會協調、工作溝通整合角色,經濟部也經由這個平台與國發會以及相關部會保持互動,藉由統籌協調相關部會,國發會針對智慧交通、智慧醫療及物聯網應用平台等開出需求,再由工業局「4G智慧寬頻應用城市補助計畫」配合,規畫創新技術與應用補助機制,進行技術試煉與商業模式驗證。

 

我們可以趁物聯網起步階段,發展我們的整合能力,這不單單是垂直整合的能量,甚至是跨領域的整合能量,這就是一個國家隊的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