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主權基金為何砸2.3億挺台虧損公司?

113366_600690
0

獨門技術加上未來的爆發力,獲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青睞,成為第二大股東;日本最大創投集富、漢翔也是股東,總經理王智永許下豪願:終極目標要讓碳纖維取代鋼鐵。

「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要終結鋼鐵!」三十八歲的永虹先進總經理王智永,站在投影簡報前,神采飛揚、狂傲地宣稱。消滅鋼鐵的雄心壯志何其偉大,但國際上生產碳纖維的,都是如年營收千億以上的日本東麗(Toray)、三菱(Mitsubishi)等大型廠商,台灣也只有台塑旗下台麗朗有本錢玩;年紀輕輕的王智永,為何敢一頭栽入這個市場,還喊出如此大膽宣言。

 

狂傲大膽似是有其道理。創業七年來始終處於虧損低谷的王智永卻讓主權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日本最大創投集團,都相信他的願景可能實現。

 

延伸閱讀:中國星巴克勁敵 背後最火的台廠

 

二○一六年,永虹先進尚未登錄興櫃之前,日本創投集富(JAFCO)、漢翔就率先入股永虹,以每股三十元高價認購,遠高於當時不到五元的每股淨值;今年七月十二日,新加坡主權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就以每股七十四元認購,取得永虹九.三%股份,注資二.三六億元,成為僅次於永虹董事長吳家幸的第二大股東;此時,永虹興櫃股價已來到每股一○七.七六元,顯見市場也極看好公司後勢。

 

直到一七年,永虹先進每股虧損仍高達五元以上,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願意以高價認購,看上的就是永虹先進在碳纖維領域的獨門技術以及日後的營運爆發力。

 

以含碳的有機纖維製成的碳纖維,傳統製程都是採電熱式石墨化技術,永虹先進的獨特點,在於獨創的微波加熱石墨化技術。「微波加熱電費省一半以上,加熱時間也節省兩、三成。」永虹先進財務長鍾啟川說,若能以更低成本生產碳纖維,碳纖維的終端應用就能更廣泛。

 

碳纖維應用範圍廣泛

涵蓋風力發電、航太等

 

目前碳纖維的應用從運動器材、筆電機殼等,延伸到高端汽車、風力發電、航太等領域。由於碳纖維結合樹脂製成的複合材料,重量輕於鋁、強度高於鋼,所以能逐步取代玻璃纖維、鋁合金等材料,如今風力發電的葉片,和空中巴士(Airbus)、波音(Boeing)的飛機,都大量採用碳纖複材。

 

「現在國際趨勢是研究如何降低碳纖維複材的成本。」工研院產科國際所分析師蕭亞漩說,若碳纖維原料、加工製程成本能降低,這樣碳纖維複材就有機會脫離汽車、航太等高單價領域。

 

而永虹先進之所以成立,最早是在十年前,當時清大材料系畢業、二十八歲的王智永,在工研院材化所參與一項低成本碳纖維研究,發現把微波加熱技術運用在碳纖維石墨化製程上,可以降低成本。在朋友介紹下,認識在兩岸經營飯店業的吳家幸;一一年,他決定辭職,和工研院談技術授權,和吳家幸一起以一千四百萬元資本額創立永虹先進。

 

有了技術、有了資金,原本以為就將在市場上捲起千堆雪、訂單滿手,沒想到,卻陷入了長達六年的低谷。

 

「當時對市場過度樂觀。」從飯店業跨足碳纖維材料,並擔任永虹先進董事長的吳家幸坦言,起初創業想法是生產跟國際同等級、低於市場價格的碳纖維材料,「原本以為很容易。」但第一年把生產線建置好後,隔年跟客戶洽談才發現,一條生產線不具經濟規模,且複合材料廠商多跟日本供應商已有長期合作關係,根本接不到單。

 

包括明安、拓凱等碳纖維複材大廠,王智永都去拜訪過,「他們稱許我們有勇氣和技術,但公司太年輕,進入測試階段後也不一定採用。」且當時技術與日大廠相比,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就這樣,永虹一面在業務上不斷碰壁,一面透過使用者反饋來修正技術。

 

日本集富、漢翔入股

獲中國精功科技億元訂單

 

一四年,他們走出海外,接觸許多中國碳纖維廠商,再次深刻體會到永虹玩不起碳纖維材料市場遊戲的殘酷事實。「中國碳纖維進口關稅高,他們希望能在地供應。」甚至有廠商建議他們錢不夠就乾脆把技術賣掉,顯現永虹資金、產能的窘迫問題。

 

他們在市場開發上接連挫敗,也燒了上億元資金,感到絕望的同時,也回頭思考市場定位。「我們發現我們真正價值是技術,不是賣絲。」吳家幸說,目前全世界只有少數公司做碳纖維設備的整廠輸出,這正是永虹可切入市場的地方。畢竟對永虹來說,賣機台與賣材料相比,資本支出可大幅降低,還可賺取服務財。

 

然而,下了從賣碳纖維絲、轉為賣生產機台的決定後,身為大股東的吳家幸還是又投注約一億資金,並且把員工人數擴充一倍至四十多人,「機台和製程的技術完全不同。」王智永說,且當時還是原型機,機台還沒自動化,上頭按鈕就有一百多個,未達商業化標準。更雪上加霜的是,一五年,永虹在中壢的廠房還歷經兩次遭竊、兩次跳電,尤其跳電可能造成火災危機,讓王智永回想起還心有餘悸。

 

所幸他們還是熬過了重重關卡,迎來第一道曙光。一六年,永虹首次對外募資,並開始籌備興櫃;在商業模式轉換後,公司前景逐步清晰,吸引信越投資、日本集富、漢翔接續入股。漢翔總經理林南助想起一六年時,漢翔經過評估,認為永虹在生產高模數的碳纖維材料上,速度較傳統快、品質也穩定,決定投資。

 

去年九月,永虹登上興櫃,營運也逐漸上軌道。今年七月,永虹為中國機電設備廠浙江精功科技建置的碳纖維產線完工,這是第一筆整廠輸出訂單,可認列一.○三億元營收,且後續還有服務財收入。而且八月一日精功一公告與永虹的合作,以及帶動在碳纖維技術上的突破後,精功股價連漲四天,反映中國市場對於碳纖維技術的關注;精功和永虹更以六、四持股比重合資設立浙江精虹科技,作為後續共同在中國市場接單的主體,顯示雙方合作密切。

 

「現在幫精功建置的是一米幅寬的機台,接下來雙方預計還會再合作建置更大的三米幅寬機台。」王智永說,他並透露,成功打進中國市場後,接著韓國、俄羅斯都有正在洽談的客戶。

 

而其實,整廠輸出僅是永虹未來藍圖的其中一塊。王智永說,他們還要協助客戶把碳纖維複材,以射出成型方式,製成像汽車電動機外殼等產品,推廣終端應用。不僅如此,他們也以微波加熱技術開發碳纖維回收系統,要把碳纖維複材再分解為碳纖維材料,「過去碳纖維複材產品多是掩埋處理,我們要解決回收問題外,也能藉此以更低成本取得碳纖維材料。」

 

延伸閱讀:賺五萬先砸百萬 80人小廠吃國際大單

 

在桃園中壢的廠房中,永虹先進建置了一條採用自家獨特微波加熱石墨化技術的碳纖維生產線。(圖片攝影/陳弘岱)

 

 

 

 

 

 

 

 

 

 

 

 

重量輕 可減少耗能

碳纖維未來將取代鋼鐵

 

「我們希望創造一個循環的生態系,讓碳纖維越來越普及運用。」王智永說,碳纖維重量比較輕,應用在汽車等運輸工具上,就能減少耗能;像現在碳纖維逐步取代玻璃纖維,作為風力發電的葉片材料,就是因為性價比提高,若成本能進一步下降,未來就有機會取代鋼鐵。而目前碳纖維價格約是鋼鐵的十倍。

 

「鋼鐵取代磚瓦,約花了一百年時間。」王智永說,「現在我們覺得新的材料要開始換掉鋼鐵了,就是碳纖維。」作為一家資本額僅三億多元的中小型公司,永虹人小但志氣高,他們的願景,已陸續獲得日本最大創投、新加坡政府投資基金、漢翔支持,有機會在台灣材料發展史上寫下一頁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