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一支小米手環 黃汪力拚穿戴龍頭

113254_600690
0

研發小米手環,迅速席捲穿戴式市場,打敗Fitbit、三星、Jawbone等市場領先者;在精準布局的背後,華米科技創辦人黃汪如何靠著連續創業建立的心法,找出最佳機會?

「小米手環第三代一發布,我們十七天內在全球就銷售了一百萬支,比起小米手環第一代花了三個半月的時間,這回快很多。」八月二十四日小米手環第三代正式在台上市的記者會上,一個躍動的身影豪情地談著這款產品。

 

他是華米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黃汪,除了是開發小米手環的靈魂人物,更是捲起穿戴式裝置旋風的關鍵角色。若以華米目前約七億美元市值估算,持股三五.四%的黃汪,身價超過二.四億美元。

 

市調機構IDC資料顯示,自二○一四年小米手環推出後,即逐步超越三星、Jawbone、Fitbit這些早早投入穿戴領域的廠商。根據IDC一八年第一季調查指出,目前全球最大的兩大穿戴式裝置品牌,分別是市占比一六.一%的Apple(蘋果),以及一四.八%的小米。短短三年多,小米手環便與Apple Watch並列,成為全球兩大穿戴式裝置。

 

小米所有穿戴裝置產品,全來自華米;而華米六成營收,則來自小米。一位市場人士分析:「若無雷軍與小米,黃汪與華米不會這麼快居於世界領先地位。」黃汪則坦言,華米還是一家新創公司,「站在巨人肩膀上茁壯,是成功要素之一。」

 

但倚賴小米而茁壯的華米,誕生的過程卻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首度接受台灣媒體專訪的黃汪透露,他與雷軍的合作因緣,可是從五年前,初次見面大吵一架開始的。

 

一三年,黃汪希望剛完成研發的穿戴式裝置,能在小米商城上架,他情商任職小米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友幫忙。「我拿新產品給他試用。」沒想到,幾天後他竟接到雷軍助理的電話,告知雷軍要約他見面聊一聊。

 

延伸閱讀:聯網裝置上看全球人口七倍 專家、學者出招迎戰

 

首見雷軍就吵翻了

領悟創業輸在互聯網思惟

 

深知機會難得,黃汪火速趕往雷軍的辦公室。未料兩人一見面,就因意見不合大吵了一架!「我認為我們客戶的手機做得比小米好,就直接拿出來跟雷總的(小米手機)比較。」

 

甚至,他們倆連網域名稱都能吵,「(雷軍)他說我們名稱太長,小米只有Mi.com。」黃汪難掩不服氣,「小米改名稱,花了三百萬美元,若有這麼多錢我當然改。」

 

吵歸吵,黃汪轉念一想,自己歷經三次創業,與雷軍的小米幾乎同時鳴槍起跑,但兩人的創業成績天差地遠,他頓時領悟,自己其實是輸在「互聯網思惟」;縱使硬體研發再強,若無軟體服務相佐,只能沉淪紅海市場殺價競爭之中。

 

時值小米積極建立生態鏈之際,雷軍把黃汪介紹給小米科技共同創辦人暨副總裁劉德。「我們兩個月就談好投資。」黃汪回憶,那時與劉德見面後才知道,小米已經把中國有能力做穿戴式裝置的團隊都看了一輪。最終,黃汪從二十多個團隊中勝出,在一三年底與小米共同成立華米,負責開發小米手環、成為小米生態圈的一員。

 

放棄賺錢平板事業 

賠百萬美元也要搭上好機會

 

以結果來看,這是一場完美合作,但卻是黃汪創業生涯最痛苦的抉擇!

 

當時,他的平板事業仍在賺錢,新產品也陸續生產,要與小米合作,以公司的資源來看,意味著只能孤注一擲、放棄平板事業。別的不說,眼前已砸了一百多萬美元開發模具與產品,就得全部認賠。

 

黃汪回憶當時,以漸低的語調說那時從股東到員工,反對聲浪排山倒海而來,壓得他喘不過氣。他必須說服公司員工,「人體數據加上硬體,是更好的機會。」

 

黃汪創業經驗豐富,一九九八年首次創業,靠著做MP4等影音播放器的優異設計能力,拿下了OPPO、華為等世界級客戶;但他很快就嘗到殺價競爭的辛苦。

 

○九年,黃汪又領先同業推出中國第一個平板電腦SmartQ5,比iPad還早了一年。但好景不長,一二年平板市場迅速衰退,黃汪再度嗅到轉型的急迫性。

 

一三年一月,他在美國消費性電子展(CES)看到剛起步的穿戴裝置,「其實穿戴裝置不只是手環和手錶,還能有很多的數據。」而數據是催生軟體服務的要素,「我們做平板、MP4,正因為沒有服務,最後價格都被殺到很慘。」

 

看準對手產品弱點

專注高續航手環搶下市占

 

一三年底,黃汪力排眾議,攜手小米成立華米,全面轉向穿戴裝置。當時,Fitbit仍是穿戴式裝置的霸主,市場占有率將近四五%。「但是Fitbit的進取心不夠。」一開始,黃汪就觀察到用戶對高續航力的需求,「要讓手環普及,關鍵在於要能一直戴著,而不是像手機一樣,還得每天拿下來充電。」

 

為此,黃汪還特地派出團隊,遠赴荷蘭研發低功耗藍牙晶片,成功開發出能待機一個月的小米手環。

 

相較當時對手產品只能待機七天,小米手環迅速橫掃亞洲市場,短短一年搶下一五%市占。一五年,黃汪接著推出自有品牌Amazfit,搶攻高階穿戴式裝置市場。

 

黃汪對於Amazfit品牌的布局,放眼的是運動這類型對穿戴式裝置規格要求更高的市場。Garmin亞太區行銷協理林孟垣分析,過去小米手環以低價、低規格,全力追求產品普及,而這個策略讓小米手環在中國、印度等對價格高度敏感的市場,取得極大的市占率。

 

不過林孟垣指出,過去小米手環雖然靠著銷量取得大量數據,「但收集到的資料『品質』沒那麼高。」因此華米的Amazfit穿戴式裝置加入更多人體監測的功能,藉此取得更多有用數據。

 

畢竟對黃汪而言,更重要的不是手環賣了多少,而是透過數據能串接的更多服務,像提供運動的訓練建議、偵測心血管疾病等。過去四年來,華米靠著小米手環蒐集到龐大的健康數據資料,在他眼中,這些數據都是價值連城的鑽石。

 

看好數據服務商機

購併北美球類運動分析大廠

 

為了運用這些數據,提供整合軟體服務,黃汪開始跨出購併腳步。今年七月,華米收購在北美市占七○%的球類運動分析大廠Zepp。Zepp的感測器被大量應用在羽球、網球等運動,「我們也與李寧合作,在球鞋內裝入感測器,蒐集更多數據。」

 

不僅積極擴充運動數據來源,華米也透過投資中國最大的運動培訓App「悅跑圈」,深耕用戶社群。工研院產業科技國際策略發展所分析師呂珮如指出,健康管理的深度應用正在全球普及,例如健康中心會把穿戴裝置綁在一起,監控會員的健康狀況,藉此增加會員的黏著度。

 

黃汪規畫的華米,正朝著成為人體數據平台邁進。他以華米最新的第二代運動手錶為例,錶上能提供用戶運動負荷量及運動效果等專業分析,並預警是否運動過量。

 

除了運動商機,黃汪更看好健康商機。今年七月,華米與歐洲健康服務公司PAI Health合作,透過客戶健康數據分析,提供保險客戶更精準的保費與折扣。

 

這些策略布局,最終都得面對市占率領先的強大對手Apple。對此,黃汪信心十足地表示,「我認為Apple現在的(技術)狀態,只是我們去年四月的水準。」

 

去年四月,華米推出的Amazfit米動健康手環,已能透過蒐集到的心電數據,分析出用戶心臟的異常訊息並及早通報。黃汪更指出,去年透過雲端運算協助的準確度約七○%,現在單靠手環裝置分析,心臟異常的分析準確度,就高達九○%。

 

所有建立的數據背後,都是為了黃汪所看好的數據服務預做準備。他認為,服務會是華米未來的主要獲利,而且「轉折點會在二○二○年。」

 

在市場發展上,黃汪預測歐美市場有好的成長前景,儘管不願透露華米的市占率或增長成績,據了解華米在歐美市場仍維持數十倍的成長動能。

 

延伸閱讀:不只是手機公司 小米啟動「新物種」模式

 

華米科技今年2月在紐交所掛牌,成為小米生態圈第一家上市公司。(圖片提供/華米)

 

 

 

 

 

 

 

 

 

 

 

 

 

 

 

 

 

 

 

「在穿戴式裝置上面,沒有人比我們更有經驗。」黃汪透露他隨時隨地都在測試公司的產品,每天穿著置入感測器的運動鞋,戴上手錶手環快走兩個小時。他笑說,要找他開會,給的就是一起快走的時間,「我老婆也說要跟我開會,要跟我快走兩小時。」對創業的熱情,黃汪早已將它融入在生活中的每分每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