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盒大商機 新光三代推「我們的機車」

101
0

白底的電動機車WeMo是台北街頭巷尾漸漸熟悉的風景。 但風光背後,是創辦人吳昕霈熬了一年多,如履薄冰才換得的小小成績……。

大家以為我的背後是新光,不是,我真的是個人(資金),壓根沒有拿新光任何一毛錢。」威摩科技(WeMo Scooter)創辦人吳昕霈有些許無奈,揮手比畫了一下周遭。這間位在捷運大橋頭站附近小小巷弄裡,一不留意還會錯過的低調車庫,就是台灣第一個電動機車共享租賃服務的基地。

 

如今,已有千輛的WeMo電動機車在全台北市(文山區除外)趴趴走。「如果我拿新光的錢,就不是在車庫創業了,會在大樓裡,甚至還有立體停車場!」

 

延伸閱讀:百萬機車市場攻防大解析

 

 

 

 

 

 

 

 

 

 

 

 

 

辭掉麥肯錫  賭上積蓄當創客

 

吳昕霈的娃娃臉上帶著苦笑,不忘再三強調,自己絕非「溫拿(winner,贏家)」。祖父是新光第一代的老大吳金龍,他知道外界看他,總免不了貼上新光三代的標籤。父親吳東明(新光合成纖維副董事長)雖小有資助,但至今仍不完全理解兒子忙裡忙外,究竟在拚什麼?

 

民國六十九年次的吳昕霈,頂著美國南加大電機碩士的高學歷,又相繼在科技大廠英特爾、全球知名顧問公司麥肯錫歷練,但因為想家,選擇落葉歸根。

 

一一年,吳昕霈回麥肯錫台北辦公室,卻發現台灣案源匱乏,九成時間必須在中國上班,他厭倦了奔波的生活,決定離開麥肯錫,在台找新工作,不料卻處處碰壁,薪資落差高達四到五成不說,看他年輕,幾乎所有企業都拒絕給他主管職。

 

這時,難道沒想過回美國?「我想在台灣養小孩呀,而且我喜歡這個城市。」他和同樣留美的高中同學討論後,決定掏出存款在台創業。不選炙手可熱的人工智慧、金融科技或物聯網領域,而是一頭栽進交通運輸市場。他們當時發現共享經濟是近年國外最紅的商業模式,接著發現在台灣,「交通」是尚可著力並實現的領域,因此決定以「機車共享」創業。取名WeMo的原因,也有「我們的機車」之意。

 

他與大廠光陽接洽,開發可融合電動機車「candy」車款的黑盒子:消費者以手機無線連結黑盒子內的軟體,即可在服務範圍內借車,隨處可還車。一六年十月,一輛輛印著藍綠logo的WeMo風光上路。

 

創業故事總是浪漫中夾雜殘酷。當年發表會後,兩百輛預定上路的電動機車,卻僅二十輛堪用,「就算車子有電,黑盒子卻開不了車。」雷聲大雨點小,是新創服務的大忌。吳昕霈急得在軟體、硬體從頭再檢視、除錯,花了快半年才修好系統,導致公司一度沒有收入;就連民眾的消費習慣,也是後來才慢慢摸清。

 

原來,最初威摩科技設定三個台北市行政區(大安區、信義區、中正區)作為試水溫的服務範圍,吳昕霈本以為這三區涵蓋數個捷運站與學校,一定有客源,「結果一上線就被消費者抱怨行駛範圍太小,根本沒辦法用!」

 

但要擴大範圍,並不是多購入新車就能解決,後台操控、前台維護與物流都將受到考驗,必須得大幅調整。舉例來說,一輛WeMo機車要維護的事項不只是電池要充滿電,車箱內安全帽的檢查、免洗頭套的替換,都不可能自動完成,因此後勤人力至關重要。「很多人都覺得我創業就只是買很多車丟在路上,然後開發一個App,並不是這樣的。」

 

威摩科技花了大半年將服務範圍擴展至七個行政區,消費者才開始有感,幸而後來又被掌管交通的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列為交通共享「3U(YouBike、U-Motor及U-Car)」政策成果之一,能見度大幅提升,公司營運才漸趨穩定。

 

延伸閱讀:這群30幾歲的年輕人 幫郭董圓電動車夢!

 

機車閒置率高  智慧交通正夯

 

台北市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主任李鎮宇指出,從YouBike的例子來看,市民對租借服務已經可以接受,是推動機車及汽車共享服務的成熟時機。現在課題在於如何降低或無痛取代燃油機車的數量。

 

他指出,如今推共享機車或是共享汽車,不會再循YouBike的單一廠商BOT模式,市府是提供基礎環境、曝光機會的角色,激發更多業者投入市場。

 

可能是待過外商,吳昕霈談到智慧交通,格局拉得很大,眼睛看的是金字塔頂端的獨角獸,「你看日本軟銀集團創辦人孫正義投了滴滴、要投Uber,都聚焦交通!」

 

但談到WeMo在台發展,他又轉換為創業家戰戰兢兢的性格,直說以目前單日千次使用量,不足以掌握市場,公司目標是使用者規模達三十至五十萬人、每日使用量上萬次。

 

另外,未來不論是App、黑盒子內的行車使用數據,也都是WeMo壯大後,有機會與傳統機車產業策略聯盟,創建車聯網的重要籌碼。

 

「台灣機車閒置率太高,大家又愛買車,每輛機車平均一天只使用一小時,」他說:「WeMo如果可以淘汰一○%、甚至一%(燃油機車),我們就有機會。所謂『交通自由』可能一般人沒感覺,但隨服務愈來愈興盛,就有可能實現。」他的圓眼睛瞇了起來,「這個行業是細水長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