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杉老總要用矽谷精神養出新創獨角獸

113940_600690
0

曾任專職天使投資人,創下百倍報酬率,矽谷人翁嘉盛回台推動新創;兩年已募百億資金,將投資物聯網與生技產業,鏈接台灣與矽谷,協助產業升級。

挾著在矽谷三十七年實戰經驗、專職天使投資人最高投報率逾百倍勝績的翁嘉盛,以六十歲之齡,回台接任台灣第一個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這一年間,已募集兩檔基金,共百億元資金,看過約三六○家新創公司,並由內部投資審議委員會通過投資物聯網領域五家、生技領域兩家,且國內外公司各占一半,其中包含美國自駕車關鍵零組件廠光達技術(LIDAR),期待助台廠搶進自駕車供應鏈。

 

引進自駕車關鍵技術

 

「透過我們的投資,接觸到台灣欠缺的技術新創公司,引進美國矽谷先進的團隊,引回來和台灣合作。」翁嘉盛表明接手台杉的目的。他舉例,台杉與美國福特汽車公司在矽谷的R&D研發中心密切合作,對方把做自駕車關鍵技術「光速雷達」最有潛力的幾家公司介紹給台杉,評估投資可行性,台杉認為「福特量產後需要cost down,必然需要台灣電子製造業,我們可以連結到台積電等大廠,成為台灣自駕車產業的切入點。」

 

出生於彰化縣二水的翁嘉盛,是標準的鄉下小孩,一九八○年,輔仁大學國貿系畢業後,他帶著兩卡皮箱、一萬美元,勇闖美國聖荷西大學就讀電腦工程系碩士班;畢業後進入惠普擔任工程師,三十歲不到就被擢拔為經理。

 

延伸閱讀:全球最大加速器 來台挖掘數位醫療新星

 

「HP(惠普)是一個注重員工訓練的公司,幫助我持續學習。」翁嘉盛在惠普獲得很好的在職訓練;英文不夠好,惠普免費幫他請一對一家教,「這段經歷讓我後來做國際的coordination(協調、溝通)就很有信心。」九二年,他進入思科(Cisco),同樣備受主管重視。

九七年,翁嘉盛正式踏入新創投資領域,與兩度創業成功在那斯達克(NASDAQ)上市的創業家、現任國策顧問邱俊邦合夥,前後投資了超過八十家新創公司,其中十家成功上市或被收購,報酬率從數倍到百倍都有,超過矽谷新創投資平均成功率一○%。直到二○○三年,他以思科軟體工程總監身分,提前退休,開始全職的天使投資人生涯。

 

他的投資代表作無數,最知名的是研發硬體防火牆的網屏(NetScreen),「九七年它的市值約四百萬美元,我們投資一百萬美元,後來陸續增資,○四年被全球第二大網路通訊設備公司瞻博網路(Juniper Networks)收購時,市值已逾四十億美元。」翁嘉盛說:換算下來投資回報率超過百倍。

 

「做天使投資人,就像在做農夫,陪他們下田,要幫他們澆水、施肥、除草,手把手陪伴他們走過這段路,絕不是給錢而已。」翁嘉盛談起這段歷程,眼神散發熱情,他認為作為天使投資人,最有價值的就是「經驗傳承,提供人脈」。

 

例如網屏透過翁嘉盛引介,引入紅杉資本。「建立好的資金供應鏈非常重要,我們帶這些新創公司到一個程度,就交給紅杉等更大規模的創投基金。」

 

「在矽谷,對失敗容忍度比較高,我們不怕投資有失敗經驗的團隊,重要的是它是否有成長、學到新的商業模式。」翁嘉盛想把矽谷精神帶入台灣,包括資金供應鏈、有效率且勇於投資的文化等,「台灣起步已經晚了,我們想花十年,帶出可交棒的年輕人。」

 

延伸閱讀:掛牌大爆發 日本獨角獸Mercari在紅什麼?

 

面對質疑  強調一切合法

 

面對外界曾質疑台杉管理費過高、未受公共監督,他淡然回應,投資過程均受國內金融法規等相關法令規範,遵照現有機制合法進行,二%至三%之間的管理費,也是國際慣例。「我們也把其中○.五%拿出來做創投的人才培訓、經驗傳承,十一月就會開始第一波為期三個月的計畫。」

 

「台灣在矽谷有很多成功人士,這些人都對台灣很有感情、經濟狀況很好,回台灣,絕對和賺錢無關。」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兼任資深顧問楊啟航,是翁嘉盛多年好友,在他眼中,翁嘉盛是善良、正直的矽谷人。

 

他強調,翁嘉盛為了避嫌,在台杉成立前,就退出所有投資事業的董監職位,包括在國內參與天使投資的社會企業,「他把所有的利益都迴避,就是要幫台灣找到好的投資案。」楊啟航說。

 

翁嘉盛作風低調,他不只幫助台灣新創界,也資助職業網球好手盧彥勳;早在盧彥勳十九歲時,就資助他一百萬元台幣,「他在我們最辛苦、什麼都沒有時出手支持,David(翁嘉盛)就像家人一樣。」盧彥勳哥哥兼經紀人盧威儒說。

 

五年前,翁嘉盛與妻子發生車禍,歷經喪妻之痛後,他回到台灣,接下台杉,把自己累積的能量注入國內新創市場、連結矽谷產業環境,希望「有一天回顧這些,知道對我所愛的國家是有帶來改變。」

對於外界質疑,台杉提出既有法規和國際標準,強調依法行事。(圖片取自曾銘宗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