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投沙皇孫正義 強勢入主Uber錢坑內幕

50
0

單季虧損新台幣四百多億元的優步,孫正義用約一百億美元把它從危機邊緣救回。 這次戲劇性的投資,是雙方唯一的選擇,孫正義與優步沒有後路,只能向前。

二○一八年新春,投資界第一件大事就是軟銀集團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帶領的投資團隊,大手筆買走優步(Uber)老股東超過八十七億美元 (超過新台幣二千六百億元)的股權,另外投入十二億五千萬美元作為公司的營運資金,成為優步的最大股東。

 

 

 

 

 

 

 

 

 

 

 

 

 

 

 

 

 

軟銀作風強勢

狠狠砍價三成  照樣成功入手

 

優步創始人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創始股東標竿基金、門羅基金、Google創投等老股東,各將自己持股的十五%至二九%,賣給孫正義帶頭的新投資人;軟銀的投資團隊取得總共二○%股權,獲得至少兩席董事席位。優步董事會亦將重組,卡拉尼克等創始人退居第二線,並且撤銷對彼此的訴訟,終止你死我亡的宮廷內鬥。去年八月上任的優步新執行長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說,股權調整後,估計十八個月內,也就是一九年年中可以完成期盼已久的股票上市案。

 

孫正義買創始股東的老股,用將近兩年前的估值四八○億美元、每股三十三美元計算,與最後一輪的六九○億美元估值相較,狠砍了三成。新股東折價入股,雖在新創公司增資過程中並不罕見,但是一次少掉二一○億美元,老股東仍然願意賣,而且等於把公司控制權賣給孫正義,完全展現了新股東的強勢。這次跟著軟銀進去的新股東,還有美國投資集團Dragoneer、TPG、騰訊控股與紅杉資本。不過,軟銀另外投入十二.五億美元作為優步的營運資金,取得約一.八%的新股,還是以六九○億美元的估值計算。

 

優步是當今世界上企業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一六年底最後一輪增資,作價超過新台幣二兆元(六九○億美元);優步一七年載客數繼續成長,全年創造逾四十億次的載客數,但是優步也是史上問題最大的未上市公司,去年六月爆發極其殘酷的董事會政變,公司管理千瘡百孔,光在去年第三季,虧損金額高達新台幣四三八億元(十四.六億美元)。早就該完成股票上市的優步,從萬眾期盼的超級獨角獸,變成年紀最大、有暴斃危機的胖恐龍。

 

延伸閱讀:孫正義的豪賭?擬砸天價挺新創WeWork

 

超級獨角獸陷危

一季虧四百多億元  急需資金

 

一季虧損四百多億元的病恐龍,急需新資金來維持生命,唯一能救優步的,只有孫正義。孫正義去年邀集沙烏地阿拉伯沙爾曼王子、蘋果的執行長庫克,外加背後是郭台銘的日本夏普,募集了史上金額最高、高達一千億美元的軟銀願景基金,單一基金規模就超過美國加上中國全年所有私募基金募資的總額。去年資金尚未完全到位,孫正義已經火速進行了一百個投資項目,鈔票最多、速度最快、涵蓋最廣的孫正義,因此成為當今世上無人可及的「創投沙皇」。

 

軟銀投資優步的案子,證明了量化寬鬆創造出來的資金盛宴,至今還沒有結束的意願。創投與私募基金追蹤機構Preqin的統計顯示,去年全年私募基金的募資金額高達四五三○億美元,創下○七年以來的新高,這些資金在兩倍半的金融槓桿後,在一八年可以投入,或是必須投入新創與企業購併的資金,超過一兆美元。

 

除了私募基金,全球的創投基金去年的投資金額達到一八二○億美元,比上一個歷史高點一五年的一四八○億美元,還多了二三%。私募與創投手中的鈔票雙雙創下歷史新高,錢潮滾滾,基金經理人抱著資金追案子,整個市場的預期報酬率(IRR)門檻從早年的每年三○%,掉到二○%,去年只要有一五%就有一堆基金爭投,這正是一季虧損四百多億元的優步,問題再大仍然找得到大爺出錢幫忙過關的根本關鍵。

 

 

 

 

 

 

 

 

 

 

優步去年演出史上最戲劇化的逼宮叛變,一七年一開年,公司就陷入一連串性騷擾醜聞、業務衰退、核心幹部離職等等經營危機,創辦人兼執行長卡拉尼克甚至被迫宣布「休長假」,用隱身幕後的操盤,來迴避媒體與股東對他的攻擊。

 

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卡拉尼克從總部舊金山飛到芝加哥,原本是要安排面試新聘的營運長候選人,不料,矽谷標竿基金(Benchmark,優步最早的股東之一,也是八位董事之一)的主管,無預警出現在卡拉尼克下榻的旅館,拿出一封握有四○%股權、五位主要股東的簽名信,要求卡拉尼克辭去執行長職務。優步的核心股東,選擇在離公司總部近四千公里之外,對隻身在外的卡拉尼克開了致命的一槍。

 

核心股東與創辦人之間的鬥爭,過去在Google等公司都曾經發生,但是到了優步卻惡化為玉石俱焚的董事會政變。一個重要因素是「超級投票權」的設計,優步創始於○九年,過去幾年超級投票權大為流行,卡拉尼克以大約一○%股權,便掌控了一六%的投票權,並可以指派三席董事,進而控制了八席的董事會,成了無法替換的萬年執行長。

 

即使核心股東拿出四○%的投票權逼迫卡拉尼克下台,後者仍然用盡方法繼續掌控公司。所有董事會洽詢的執行長人選都自動放棄,最終標竿基金在去年八月十日向法院提請訴訟,迫使卡拉尼克放手,優步才在八月底找到曾任旅行訂位網站 Expedia執行長的科斯羅薩西,成功地接掌大位。

 

優步去年在台灣顛顛簸簸,為了繳稅退出台灣,後來又以租賃業者重返市場,至今未能恢復元氣;在其他國家也同樣遭遇嚴厲的法規障礙,例如去年十二月歐盟最高法院就裁定,優步是「運輸業者」,而非公司所主張的科技App公司,因此歐盟各國將會對優步施以嚴格的法令規範。

 

孫正義的野心

「打包」各國叫車服務龍頭

 

除了法規日趨嚴謹之外,優步早年留下的問題,也在卡拉尼克去職之後一一曝光。其中有五千七百萬名客戶與許多司機的個人資訊洩密,包括駕照訊息、客戶姓名、郵箱地址與電話號碼等,事件發生在一六年十月,當時公司給了兩名竊取資料的駭客十萬美元的「贖金」,要求對方封口。

 

優步去年同時爆發各種匪夷所思的事件,有聘用中情局(CIA)外包廠商來探取外國政府的機密資訊;有利用科技監視、威脅競爭公司的高階主管;被Google的自動駕駛汽車子公司 Waymo,以竊取商業技術罪名告上法院;還有卡拉尼克與高階主管運用科技,對他們的朋友或敵人進行私人跟監等。有些是商業敵人趁機打擊優步的謠言,有些則是涉及刑法的罪刑。

 

但是,優步仍然是全球最領先的共享計程車業者。在一七年創下全年超過四十億次搭載;每月活躍的客戶數突破七千五百萬人;活躍司機總數也突破三百萬名;平均每天一千五百萬次搭載交易,也是其他共享租車公司望塵莫及的。

 

特別是在孫正義入主之後,軟銀已經成為串聯全世界共享租車公司的龍頭股東,取得無人可挑戰的共主地位。軟銀在中國是滴滴出行的大股東,在美國取得優步,在巴西有九九租車,在東南亞有Grab租車,而印尼四大共享租車公司,都已經納入軟銀旗下。

 

孫正義在去年「強迫」滴滴出行的執行長程維,接受軟銀五十億美元的注資,創下科技創業公司單筆最大金額的投資紀錄,更因程維原本強調滴滴出行「不缺錢」,最終卻被孫正義硬塞接納五十億美元,寫下私募基金「主動投資」的傳奇。

 

優步也是如此,在去年爆發政變之後,優步就已成為孫正義的囊中物了。

 

延伸閱讀:英德美星外送App攻台 搶225億大餅

 

 

 

 

 

 

 

 

 

沒有後路的抉擇

押寶Uber 看好千億美元潛力

 

標竿基金如果沒有孫正義暗中支持,就沒有串聯其他股東撤換卡拉尼克的實力,最終的交易條件,幾乎全盤接收孫正義的方案。從來堅持不賣股的卡拉尼克,最後出售持股的三成,而且是以深度折價三一%、放棄經營權為前提。過去半年,軟銀以「不接受我的條件,我就轉投資競爭者Lyft」為要脅,優步的股東幾乎全無招架之力。

 

孫正義手握一千億美元願景基金,原本投資的阿里巴巴股價在一七年大漲近一倍,軟銀手中阿里巴巴股票市值已經高達一三八○億美元,他支持輝達(NVIDIA)的黃仁勳,是輝達股價大漲的重要推手,他對矽谷的人工智慧公司拚命撒錢,投資決策快速,慣用強迫手段,而且經常要五毛給一塊,有簽不完的支票本。

 

孫正義一生大起大落,但是這一波投資狂潮,令人驚嘆的暴起還沒到頂,單季虧損新台幣四百多億元的優步,孫正義用一百億美元就把優步從危機邊緣救回,重新回到上市之路,而且宣稱優步「將是千億美元的公司」。

 

不論孫正義的優步投資是否成功,這個世界,只有一家優步,也只有一位孫正義,這次戲劇性的投資,是雙方唯一的選擇,孫正義與優步都沒後路,只許向前,絕對不容許失敗。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