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機上盒收服台灣婆媽 揮軍東南亞

106_690
0

OVO電視盒五年內衝上台灣市占龍頭,除了依靠過去累積的軟硬體整合優勢, 創辦人吳有順更有一個堅持:「愈笨愈好」,要讓九十歲的長者,都能操作上手!

約好和吳有順碰面的這一天,正好警方破獲中國電視盒廠商「千尋盒子」,存放著大量盜版影片的台灣機房。對創辦「展雋創意」的吳有順來說,這是正義伸張的一刻,做一個電視盒硬體不難,但要在盜版環伺下堅持正版內容的經營,實屬不易。從創業第一天,到如今坐擁全台近十二萬用戶,拚到台灣電視盒龍頭,可是足足花了五年。

 

助瑞昱晶片衝市占

華碩、飛利浦皆客戶

 

吳有順靠著僅巴掌大小的「OVO」電視盒,陸續打進燦坤、大潤發等實體通路。今年二至五月還進軍好市多,成為Apple TV以外,好市多唯一銷售過的網路電視盒品牌。今年六月,矽谷創投TransLink Capital創始合夥人楊榮恭,更以個人身分,投資了四千六百萬元台幣。

 

吳有順攻占全台十二萬家庭的關鍵,在於「家電思惟」。

 

談起電視盒,吳有順滿是傲氣。他過去負責IC設計大廠瑞昱的電視盒部門,底下帶領十餘人團隊,曾經連續三年為瑞昱的電視盒晶片,打下全球市占五成的江山,在中國更達七成以上。全球電視盒廠商用的不是瑞昱的晶片,就是聯發科。「華碩、飛利浦,都是我的客戶!」吳有順說。

 

二○○九年,楊榮恭投資的「瀾起科技」看上中國電視盒晶片市場,深入了解才發現,瑞昱早拿下市占龍頭,當年負責此業務的正是吳有順。「我們公司還沒進入市場,就被他打敗!」楊榮恭說。

 

近幾年來,得益於網路傳輸速度的革新,全球電視盒需求量愈來愈大。根據美國市調機構Frost & Sullivan估計,二○一六年全球電視盒出貨量超過二.七億台,至二一年將超過三.二四億台。

 

技術領域出身的吳有順,在瑞昱時代最擅長的是,把同一套軟體放在不同世代的作業系統晶片,使用介面不會有太大落差。這樣的技術優勢讓他決定自創品牌「OVO」;成立「展雋創意」時,就比別家廠商多了穩固根基。

 

但吳有順發現,客戶做的電視盒,家人幾乎不會用。原因在於電視盒介面酷炫,只有3C愛好者會使用。對嫻熟智慧型手機的人來說,操作電視盒不是問題,但綜觀Apple TV、小米盒子等品牌,介面再創新,總有長者不懂操作。

 

「我做網路電視盒十年,我很清楚,收視主力是婆婆媽媽!」這個缺口,就成了吳有順創業五年來的關卡:他要做一台全年齡層適宜的電視盒,就像家電一樣容易上手。

 

延伸閱讀:小台廠拚150項專利 讓雙B、賓利非它不可

 

 

 

 

 

 

 

 

 

 

歡迎用戶回饋意見

周周改版、只求更笨

 

但,怎麼從3C思惟換腦袋到家電運用上?吳有順的祕訣,在於「被罵」。

 

「賣給用戶,他們就會來罵,罵了就改啊!」一開始,OVO在群眾募資網站FlyingV獲得一千七百人的支持,就是最好的市場調查樣本。吳有順特地闢了消費者論壇,回饋意見源源不絕,光是產品上線第一年,介面就改了四、五十個版本,幾乎每周都要升級。

 

打開OVO介面,看來並不酷炫、甚至有點「傳統」,但使用方式愈是傻瓜,就愈貼近吳有順的目標。「說實話,現在還不夠傻瓜,但我媽會用、我爸也會用;我們現在在想,怎麼讓九十歲的人也會用。」電視盒的戰場,還有鴻海旗下富連網的「便當」、雷爵、大通、小米,甚至蘋果等競爭對手,只靠友善介面還不夠,想成長,要靠內容取勝。

 

為拉近目標族群,OVO電視盒陸續與民視旗下的四季影音、愛爾達、愛奇藝簽約,也有上百頻道正版直播。一開始OVO根本無法與內容商談授權,直到二○一六年,用戶數累積到三萬人,才夠格與愛爾達談授權。而要累積到一定規模用戶,還是得回歸到產品本身軟硬體的技術品質,以及品牌經營能力。

 

延伸閱讀:看準行動影音發展商機!17直播、VoiceTube輪番進軍日本市場

 

對OVO而言,不只對手多,LG、三星也不斷有智慧電視推陳出新,都可能影響電視盒銷售。「很多人把智慧電視買回家,只是作為display(顯示)。」吳有順解釋,智慧電視與電視盒雖然乍看互為替代,「但電視一台用十年,電視盒兩、三年就要換一代。」

 

打下台灣電視盒市場龍頭,OVO預計最快年底就要進軍東南亞、推出國際版電視盒,首波瞄準華人社群較龐大的新加坡、馬來西亞與泰國。「我們將循台灣路線,先銷售好用的電視盒,再與當地業者合作,增加內容與服務。」

 

以前在瑞昱,曾有客戶要賣到東南亞,一筆訂單就一、二十萬台 ,「台灣現在沒有人下一、二十萬台的訂單。」面對新的市場,他摩拳擦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