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直擊》政府、產業、NGO聯手打造 英國FinTech致勝學

63_690
0

台版金融監理沙盒5月正式上路,外界譽其為台灣FinTech發展的關鍵一步,惟下一步能否走穩,疑慮之聲仍不絕於耳;而遠在地球另一端的英國,縱使歷經近年脫歐危機,仍穩站FinTech發展浪頭。它的致勝祕訣何在?

近年,FinTech(金融科技)一詞喊得震天價響,主要國家無不傾力投入發展相關應用,如區塊鏈、智慧合約、P2P網路借貸以及監管科技等。

 

有一個國家,論科技實力,它不敵美國與德國(如Nature科學實力排名);論創新(全球創新指數),它又不及瑞典及瑞士;論經濟規模,儘管它位居全球第五,與中美的體量相較之下,仍顯如小蝦米比大鯨魚。然而,在近年全球金融科技的發展與討論上,它總是引領全球潮流,沒有一個國家沒聽過它的名字,它叫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中文俗稱英國。

 

 

 

 

 

 

 

 

 

 

歷經脫歐震盪  仍站穩資金浪頭

 

據英國知名金融科技協會Innovate Finance(創新金融)報告,英國二○一七年吸引了高達十八億美元的金融科技風險投資,僅落後美國的七十億美元(若以人均換算,則超越美國),為德法等鄰國的三至四倍。與全球金融科技風險投資金額相比,一六年下降一八%之際,英國卻逆勢成長達一五○%,其中更有五四%的投資,來自海外。

 

事實上,自○八年到一三年,英國FinTech的交易規模,以平均每年七四%的速度遞增,一三年至今,除了一六到一七年間,因為脫歐公投導致投資金額小幅衰退三成之外,其餘年分皆維持近六成以上的高成長率。今年五月,台版金融監理沙盒正式上路,外界譽其為台灣FinTech發展史上的一大里程碑,惟相較英國早已起跑,台灣仍屬於顢頇學步的階段。

 

為此,《今周刊》走訪了一趟英國,看看這個歷經脫歐震盪,依舊在金融科技發展上,讓人持續驚豔的國度,它在一波波FinTech資金浪潮下,如何在全球舞台上站穩腳跟,說服市場參與其「FinTech大業」。

 

延伸閱讀:巴西金融科技產業超狂 巴菲特、螞蟻金服、騰訊爭相投資

 

第1站  霍金路偉  Hogan Lovells

龍頭律師所  架平台供企業諮詢

 

「FinTech的一大重點,在於協作(Collaboration),而我們近年一大發展項目,就是在創造一個客製化、便於協作的系統。」與記者僅一桌之隔的講者,語氣顯得從容自信。他,是營收規模排名全球第五、英國最大的律師事務所,霍金路偉(Hogan Lovells)合夥人薩蒙(John Salmon)。

 

就在離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僅幾個街區,一棟紅白相間,融合英式古典與當代玻璃帷幕設計的建築,是霍金路偉於倫敦的辦公室。走進大廳,仰頭一望,雙邊立牆皆以亮面玻璃打造,一間間辦公室的人員,活動清晰可見。有趣的是,濃濃的前衛科技感,不僅只是建築裝飾而已,它更已融進了事務所近年的業務核心。

 

一○年,華盛頓的Hogan & Hartson和倫敦的Lovells合併,旗下律師人數高達兩千五百名,專長於政府監理、公司財務及智財權法律的霍金路偉,近年來還多出了另一個稱號:英國金融科技業者與政府法規對接諮詢的窗口。

 

 

 

 

 

 

 

 

 

 

 

 

 

 

金融監理沙盒  推出線上加速器

 

一七年六月,英國金融監理沙盒上路不久,霍金路偉與英國最大Innovate Finance及相關監理技術公司合作,推出線上監理加速器「Engage」,提供英國金融行為監理局(FCA)監理機制的資料和輔導,以協助FinTech業者在創業和業務擴張的過程中,能了解並駕馭FCA的監理制度。

 

「當英國Innovate Finance收到會員的申請與反映,需要相關協助,尤其是法律的規定與新規提案時,我們就會與其共同合作,討論研究涉及的法規範圍與提案準則性,然後各自反映給FCA與相關會員,確保行政單位與產業的溝通無礙。」霍金路偉的台灣區資深顧問林語婕向記者解釋。

 

而該線上平台,正是霍金路偉「科技魂」的核心所在。有別於傳統律師事務所,Engage不僅只是一個供業者查詢法律資料的平台,更融入AI與大數據技術,藉由分析每篇文章用戶的停留時間,或之後看了哪篇文章等行為,為其進一步提供專屬的法律服務介面。

 

去年該平台專為FinTech企業推出的免費「授權工具」(Authorisation Tool)為例,藉由用戶端提供的相關資訊,該平台可詳細分析,業者目前的申請狀態是否完備,以及FCA對其是否有額外的要求等。

 

霍金路偉官網指出,許多FinTech業者,過往光在申請過程的投入花費,就可高達二十萬英鎊,「藉由此一平台先期篩選出業者的各別痛點,他們即可省去約三分之二的前置成本。」林語婕如此指出。

 

「考量到倫敦律師諮詢費用高得嚇人,一般新創企業實難負擔,藉由如此全自動化系統,也讓法律服務提供更有效率。」嫻熟倫敦法律產業生態的金融科技律師蔡昆洲分析。

 

此外,必要時,霍金路偉亦扮演FCA與產業間的對話窗口。林語婕舉例,如果FCA與產業在聯繫上有困難,事務所會協助建立與行政單位面對面的「金融監理沙盒建立基準」講習會,「但這部分費用,須由主動發起的一方來支付。」她補充說道。

 

Engage上線至今,輔導案量不限於英國,更遍及德國法蘭克福、慕尼黑及瑞士等地,總計約兩百八十餘家的FinTech企業,已接受過Engage諮詢。

 

 

 

 

 

 

 

 

 

 

 

 

 

第2站  Innovate Finance

15人小協會  串起全球金融生態鏈

 

「高盛、RBS、花旗、Lloyds都是我們的會員。」說這話的,是在全球金融科技圈內,具有相當傳播聲量、同時也是英國最大的Innovate Finance(創新金融)營運長希爾特(Janine Hirt)。

 

二○一三年,時任卡麥隆政府計畫將倫敦打造成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最終經過各方金融業者的諮詢後,決議與營運倫敦金絲雀碼頭的英國知名私人地產管理集團Canary Wolf,合作成立Innovate Finance,同時找來英國知名連續創業家柯克頓(Claire Cockerton),負責初始的營運規畫。地點則位在倫敦新金融區金絲雀碼頭(Canary Wolf)、歐洲最大的科技育成中心Level 39之內。

 

 

 

 

 

 

 

 

 

 

圖片來源:Innovate Finance提供

 

舉辦高峰論壇  連結全球投資人

 

一五年初,Innovate Finance旗下機構會員僅約八十家,如今已逾兩百五十家,除了傳統金融業者外,眾多金融科技新創亦在其列(兩者比例約一比五),涵蓋P2P、AI、機器學習、網路安全、保險科技等領域。創立之初,Innovate Finance被賦予兩大任務,一為創造英國金融科技的生態系統,二為確保英國作為金融科技創新的地位,希爾特指出「平台與媒合」是兩大關鍵。

 

「我們藉由與國際知名管理顧問公司(如埃森哲)合作,定期發布最即時的產業研究資訊,另亦透過舉辦論壇及峰會等方式,搭建一個全球業者、投資方與監管者,可密集對話的場域。」

 

以今年初於倫敦舉辦的峰會為例,參與國家高達四十五國、全球媒體近百家,光翻開論壇講者名單就逾兩百人,阿里巴巴、臉書、谷歌等科技巨擘,都派相關部門高階主管與會。再者,因身為英國非官方國會議員組織All 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的一員,Innovate Finance可定期將業者的意見傳遞給國會。另一方面,其亦不時扮演英國FCA與民間輔導資源對接的窗口,比方前述與霍金路偉的合作。

 

然而,人力僅約十五人的小協會,為何能讓全球金融科技大咖買單?一大原因,在於英國政府與Innovate Finance間高度的協作關係。對此,蔡昆洲舉例,今年三月Innovate Finance在倫敦辦了全球高峰論壇,英國財政部巧妙地選在隔一天舉辦金融科技座談會。「畢竟全球投資人要飛到倫敦,如此安排可提高國外投資人及業者參與誘因。」

 

此外,Innovate Finance在全球知名媒體如《湯森路透》、《金融時報》、《經濟學人》、BBC和《華爾街日報》等積極尋求曝光。平均一年,光為旗下會員所進行的媒體宣傳專案數,就高達九百餘件;同時,也和英國貿易及投資署(UKTI)合作,協助英國政府對外招商及金融科技政策的說明。

 

「Innovate Finance很懂得Connection(連結),這或許也是為何連遠在亞洲的我都知道這個機構!」蔡昆洲說。

 

儘管看似有半官方扶持的色彩,英國政府的資金卻只有在創始階段挹注,Innovate Finance後續營運,則根據會員公司營收及資本額的不同,採取差異化收費(一千到五萬英鎊)的方式維持。

 

「因為Innovate Finance核心扮演的是一個傳遞訊息的媒介角色,我們必須盡可能確保機構的獨立性!」希爾特解釋說道。

 

 

 

 

 

 

 

 

 

 

攝影:黃煒軒

 

第3站  Level  39

歐洲最大科技育成中心  99%做金融創新

 

位於泰晤士河東岸的金絲雀碼頭,是倫敦近二十年新興金融區,巴克萊、匯豐、花旗、瑞士信貸及摩根大通等金融機構,全球或歐洲總部坐落於此。順著碼頭走,看見一棟建築巨大身影,它,是加拿大廣場一號(One Canada Square),全英國第二高建築物,這棟建築之所以出名,不單是它劃破了倫敦天際,更因為它同時也是全歐洲最大的科技育成中心「Level 39」所在地。

 

二○一三年三月,由英國知名私人地產管理集團Canary Wolf主導成立的Level 39,地點即位在加拿大廣場一號的三十九樓,隨著人員陸續進駐,隨後擴展至二十四樓及四十二樓。成立至今,已有逾兩百家新創團隊、約一千兩百人入駐,其中九九%是FinTech企業,來自全球近五十個國家。知名網路安全技術公司,產品已打入美國國安局與英國央行,在英美皆有辦公室的Digital Shadows,以及知名線上匯款平台WorldRemit,都由此起家。

 

走進三十九樓,一種別於周邊金融區緊湊步調的閒適氛圍,彌漫整個空間。十數張圓桌、方桌交錯,人們或坐或臥討論交流,或戴著耳機、敲打筆電鍵盤。旁邊一台彷彿只會在遊樂園內出現的餐車,兩位服務生在記者經過時,微笑地詢問是否需要免費冰淇淋。

 

延伸閱讀:他廣獵全球新創 成開發金小金庫

延伸閱讀:區塊鏈更快更省 推升產業未來式

 

24小時開放  申請一張桌子也可以

 

「這邊二十四小時開放,申請可依需求,從一張桌子到一個討論間皆可,只是進來前要先通過一個商業計畫審核。」問及業者申請流程,專攻網路安全軟體技術Route Trading的共同創辦人賈梅(Musa Jammeh)說道。

 

然而,什麼樣的條件讓Level 39在各國大力培育FinTech產業之際,有本事成為歐洲最大科技育成中心?「優勢在於銀行、金融科技的Hunter,每天會來與業者交流、了解新創圈最新發展,同時也提供我們相關建議。」賈梅指出,資金與人才的緊密鏈接,才是Level 39勝出的關鍵。

 

有趣的是,Level 39背後實由英國政府所促成。Level 39創辦人范德克萊伊(Eric Van der Kleij),亦為英國一知名連續創業家,荷蘭出生、南非長大,十五歲後才搬到英國。范德克萊伊曾參與創辦智慧行銷公司RealCall,以及自動化信用風險解決方案提供商Adeptra,後者於一二年,被美國加州知名資料管理系統開發公司FICO以一.一五億美元購併。

 

○三年,范德克萊伊被英國政府找上,參與創立「全球創業家計畫」(Global Entrepreneur Programme),協助英國科技公司拓展海外市場,○九年,轉任英國貿易投資署董事會首席顧問。一一年,當時甫經歷金融海嘯「創傷」未久的卡麥隆政府,亟思英國的金融轉型,同期間鄰國愛爾蘭大手筆砸下一千萬歐元,協助海外新創業者募資,在在都讓英國政府備感壓力。

 

打造科技城  吸引外資、創投進駐

 

最終,卡麥隆政府決定在東倫敦打造一座「科技城」,找上范德克萊伊擔任這個科技城投資組織(Tech City Investment Organization,TCIO,歸屬英國貿易投資署)的執行長。在其短短一年任內,吸引逾三十七家外資、引進二十九家美國創投,大幅提升了科技城的國際知名度。

 

一二年八月,因Canary Wolf亟思將金絲雀碼頭與「科技新創」有更多連結,范德克萊伊遂在Canary Wolf的邀請下,轉任Level 39的執行長。而其亦不負所託,於一五年卸任時交出一張全歐洲最大科技育成中心的成績單。

 

全英國最大律師事務所、歐洲最大科技育成中心,以及英國最大的金融科技協會,仔細檢視這三者,我們發現一共通之處,他們都將「平台」的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霍金路偉透過科技優化,讓FinTech業者能盡速熟悉FCA監管法律,降低沙盒實驗前的準備成本;Innovate Finance在英國政府的支持下,竭力提供一產官學高效互動的平台;至於Level 39,則為全球打造了一個創意激盪與資本潛在媒合的空間典範。

 

金融業縱使再複雜多變,追溯其本質,均在作為提供資金借貸的媒合「平台」。而金融業發展史已逾三百年、堪稱「金融祖師爺」的英國,更深諳個中道理。也因此,最為知曉金融業當今的 「變」(科技),最終仍須立基其百年「不變」(平台)的基礎之上。了解自己從哪裡來,才能在全球資本的洶湧巨浪中,穩健地跨出步伐、勇敢前行。

 

延伸閱讀:物聯網打國際賽 政府如何助攻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