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五年行動支付普及率90% 產官學界5人開藥方

135
0

日前行政院院長賴清德發下豪語,要讓行動支付普及率 在二○二○年到達六○%,二○二五年衝上九○%。 但相較亞洲各國,台灣在電子支付使用比率上明顯偏低。 如何將非現金支付與行動裝置結合,取代現金為主的交易模式,還得靠政府、支付業者和通路三方共同努力。 而究竟市場發展遇上哪些阻礙?政府機關又該如何對症下藥, 才能「嗶」出暢行無阻的消費網絡?

今年三月Apple Pay登台後,迅速捲起台灣行動支付一股熱潮,各類型行動支付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卡位,讓「不帶錢包」漸漸地成為一種可能的生活形態。

 

行政院院長賴清德也意識到,台灣將無可避免得迎接「無現金社會」的到來,並已在十二月初,由國發會主委陳美伶擔任召集人,啟動整合,以九成普及率為目標前進。

 

然而,在追求無現金社會的目標下,台灣整體環境卻仍有諸多舊法未能與時俱進,想成為無現金社會的一分子,法令鬆綁,是破除障礙的第一步。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國發會主委陳美伶(以下簡稱陳)、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以下簡稱顧)與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法制長謝穎青(以下簡稱謝)、台灣電信產業發展協會副祕書長劉莉秋(以下簡稱劉)、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專任教授蔡明芳(以下簡稱蔡)接受《今周刊》邀請,齊聚一室,共同探討當行動支付已勢不可擋,想要完善台灣行動支付環境,眼前有哪些困難與問題,哪些又是當務之急,產官學要如何動起來。

 

延伸閱讀:大輸韓國、中國 台灣拚「嗶經濟」缺了什麼?

 

Q如何提高使用率?

讓基礎建設更完備、加強體驗與行銷

 

陳:我從九月八日就任後提了一個十大工作目標,其中一個就是希望把行動支付的部分擴大發展,這已獲得院長賴清德的支持。在最近一次會議中,賴院長就給出希望二○二五年的行動支付普及率能達九○%的目標。

 

數位經濟已經是個不可逆的趨勢,對這個目標我是有信心的,因為政府部會都會確實動起來。由於我是政委兼主委,所以我來擔任召集人,幕僚單位是經濟部的中小企業處,第一次跨部會會議,我們就確立了發展的三大主軸。

 

第一就是完備基礎建設,第二是擴大使用場域,第三是加強體驗與行銷,因為要真的讓民眾使用,他才會感覺到方便,才會願意去接受這個新的東西。

 

但台灣在推行上確實不容易,第一就是台灣人習慣用現金,覺得有現金在口袋比較有保障。其次就是偽鈔很少,最後就是ATM夠多、領錢方便,反而讓行動支付的推動變得沒那麼容易。

 

讓特約店、消費者,感到越來越方便

 

顧:我們要推行動支付,又要廣設無障礙的ATM,某種程度來說這有點矛盾,但我們還是得齊頭並進,因為二者都是在落實普惠金融的政策(指金融服務的對象應該要涵蓋社會普羅大眾,特別是金融弱勢族群,並且提供完整的保障措施),而且要照顧到各個階層。像年長者,雖然已經提供他使用行動支付的服務,但在他還沒有改變習慣之前,仍然要提供給他基本的金融服務。

 

行動支付的普及,必須做到改變消費習慣,這當中有兩個關鍵,一個是特約商店,另一個則是消費者。消費者這端一定要讓他感覺到支付的方便與安全;另一端則是店家要願意提供這種服務,可是現在願意接受行動支付的店家不夠普及,我們要想辦法讓店家有意願。

 

要考量負稅、客量、數位落差

 

謝:我在搭計程車時,司機直接把行動支付套起來說:「壞了」,我注意到推動行動支付上是要有一個社會意識在裡面的。收現金,其實是很不得已的,小規模營業人不用行動支付,不見得是要避稅,當政府補貼行動支付公司時,卻變成實際付出勞力的人去承擔手續費,經濟議題就變成社會問題了。

 

我們在推這個議題時,不只是鼓勵人家用,要去聽這些人的心聲是什麼。不是他不歡迎行動支付,而是除非你有一定客量,否則無法承擔。此外,越是年紀大的商家老闆,對這件事就越是排拒,這就是數位落差的問題。

 

Q標準不統一怎麼辦?

可以多元競爭,但一定要互聯、共通

 

劉:台灣行動支付推動的一大問題是手機端,台灣手機商並沒有相對應的規範,目前市面上十二萬台讀卡機有約十萬台依循EMV標準(國際金融業針對智慧型支付卡設立的安全支付標準),但通常只有高階機種的手機相容。所以很希望透過建立讀卡機和手機的相容度規範,提高手機感應成功率。

 

蔡:手機悠遊卡不是大家不想用,而是真的很難感應使用。行動支付只是一種支付的可能,因為安全上或是基礎建設的問題,都會導致使用的不便。

 

謝:台灣現在的環境,就是太自由了,導致大家都不想被綁在同一個標準下,可是今天如果要談普惠金融的話,安全是唯一的標準。你當然能鼓勵收單機的廠商多元競爭,但一定要互聯、一定要共通。

 

陳:支付方式多元的結果,造成商家必須擺上很多端末機。我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已經透過財金公司和信用卡聯合中心,從軟體上來處理,讓商家可以只使用一台端末機。

 

 

 

 

 

 

 

 

 

 

 

 

 

 

不過,不同的行動票證,還是需要一個標準出來,我們認為不要由政府訂標準,而是透過經濟部讓業者成為一個聯盟,預計半年內制定出端末設備的標準。

 

顧:端末設備整合,現階段來看已經沒有太大的問題,現在不管是用信用卡去刷的、用電子票證去感應的,或者用QRcode去掃描的,都已經可以一機搞定,我認為這個部分很快就可以解決。

 

金管會的立場,就是因應資安技術的演進與使用者的需求,來滾動檢討法規,這部分,金管會必須與銀行公會及業者一起討論。舉例來說,最近開放可以用生物特徵間接驗證使用者身分,當資安技術已到位而使用者有需求時,我們就會檢討「電子支付機構系統標準及安全控管作業基準」,讓民眾感受到科技進步所帶來支付上的安全與便利。

 

QRcode要整合,讓規格統一

 

另外在收單機構方面,為了提高訊息介接的效率,已經允許收單機構可以做整合傳遞交易訊息的服務。未來,店家與多家收單機構合作,可以透過提供該服務的收單機構進行系統介接,商家不用逐一修改系統。

 

QRcode也要做整合,因為安控較低,有人覺得我們發展有點慢,但我們還是要確保能建立起安全標準,所以我們訂定《金融機構提供QRcode掃描支付應用安全控管規範》,透過財金公司,把QRcode規格化統一,提高安控的基準。

 

延伸閱讀:區塊鏈更快更省 推升產業未來式

 

Q實名制如何推廣落實?

可讓20歲以下的年輕人做先鋒

 

劉:Apple Pay、Samsung Pay、Line Pay來了,所以打破原有消費市場的寧靜,但這些外國大軍的攻城掠地,都是奠基在金融及電信業者的建設。

 

我覺得身分認證是行動支付很重要的一環。電信業者有二大推動行動支付的優勢,一是高度資訊安全的網路基礎建設,二是完整的身分認證資料庫,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希望能成為行動支付生態鏈的一環,推動行動支付的應用。未來可加強和票證業者及金融業者合作,像是推廣到來台灣的外國人手上,及二十歲以下還沒信用卡的學生族群,尤其票證是預付型支付商品,比較沒有金融風險,結合外國人和年輕一代可以是被優先推動的族群。

 

謝:二十歲以下的年輕國民,使用數位工具的經驗比我們各位豐富,接納度更大,這就是政府推行動支付的生力軍。但我們沒有給他們機會,應設法讓行動支付放進他們手機,讓他們在實名制下學習管理自己的身分與帳戶。

 

今天台灣在行動支付上還落後泰國和馬來西亞,它們為了鼓勵觀光,遊客落地後先在機場辦預付卡,裡面除了有資訊,到特定景點還有價格上、服務上的優惠。像這樣一條龍式的服務,是我們應該要深植的觀念。

 

支付、權限、資安,連貫成一條線

 

行動支付後頭要跟著身分權限,你確認拿錢支付的是本人時,未來出門不必帶身分證、健保卡,只要帶著他的手機,由服務提供者自動確認他的身分就可以。這就要支付、權限,再加上資安都連貫成一條線才能達成。

 

陳:我們覺得,行動支付在觀光和交通運輸的部分,一定也會做到普及。此外,校園也是重點,只不過目前行動支付還是要有信用卡,而大學生都屬未滿二十歲的「限制行為能力人」,要使用還須得到父母同意。

 

因此我們在想,是不是法務部可以做一個解釋,在限制行為能力人的日常生活中,排除行動支付,不需要父母的同意就可以使用。這背後有一個價值,也就是未來改成實名制後,可以讓年輕人知道什麼是負責、什麼是信用,這樣也有正面教育的意義。

 

顧:關於資訊部分,主要還是集中在手機業者,這是台灣先天的劣勢,缺乏自有品牌手機的支撐。再者,當我們每天在喊資訊整合,就我很重隱私的人來看,要把資訊從匿名變成實名,坦白說我是有抗拒的。就算把資訊去識別化,但把它整合起來的power(力量)還是很大。所以,你看歐盟將推出史上最嚴格的個資保護法,等於開啟了這個對資訊掌握與使用議題的戰爭,我覺得未來雙方還會有一番拉扯,須持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