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手機公司 小米啟動「新物種」模式

40_690
0

千呼萬喚,小米即將在港交所上市。但上市前估值大縮水,資本市場少了熱切,多了謹慎。 雷軍自豪:「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此次IPO,真能逆風高飛?

成立八年,中國獨角獸傳奇小米終於要在七月九日於香港聯交所(下稱港交所)上市。

 

從IPO(首次公開募股)消息一披露,估值數字在市場上眾說紛紜,雖然公司稱從未對外公布估值,但隨著IPO日期逼近,從千億美元一路下修到八百億美元,最後定調每股十七到二十二港幣(約六十六至八十五台幣)的股價範圍,估值落在五五○億美元到七百億美元,預計募資六十億美元。

 

此市值預估的區間最低值,離中國科技部今年三月的獨角獸名單,公布小米的四六○億美元估值,僅有微幅增加。從千億到五五○億美元,造成這番落差的關鍵問題是:對於資本市場來說,小米到底是不是一家硬體公司?

 

顯然,不論是六月二十一日在香港的投資者推介會,還是二十三日的記者會上,小米創辦人兼董事長雷軍,想要傳達給外界的訊息,絕對不是。

 

延伸閱讀:憑一支小米手環 黃汪力拚穿戴龍頭

 

 

 

 

 

 

 

 

 

 

獨特:雷軍不局限商業模式

大聲喊價  身家要超過蘋果

 

「我並不是很糾結我們到底是硬體公司,還是互聯網公司。我更在意的,小米是一家獨一無二的公司。」雷軍指出小米商業模式是全球罕見。「既能夠做硬體,也能夠做電商,也能夠做互聯網的全能型企業。」他更說:「(小米)有這麼多粉絲支持,也是全球罕見的。」

 

「罕見」,是雷軍整場記者會的關鍵字。在前幾天的推介會上,他甚至發下豪語:「小米估值應為騰訊乘蘋果的估值!」所展現的超級自信,令外界驚呼連連。

 

畢竟,目前蘋果市值近九千億美元,騰訊市值也高達四千多億美元,都是全球市值前十大的公司,相乘起來更是個天價數字。在小米上市前,雷軍膽敢誇下如此海口,究竟憑什麼?

 

招股:虛擬債務非營運虧損

估值愈高  公允價值變動愈大

 

攤開財報,去年小米虧損擴大至四三九億元人民幣,為何小米仍要申請上市,關鍵在於,財報納入了五四○億元人民幣的「可轉換可贖回公允價值變動」,是國際會計準則(IFRS)的處理方式。

 

由於小米在未上市前,進行多輪融資,發行十八輪的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總價將近十六億美元。其與普通股之間的轉換差價,列為公允價值變動,被記錄為對股東的負債,但並非公司實際營運上的虧損,對於現金流並無影響,為虛擬債務。若上市市值高,屆時,這些優先股全數轉換成普通股,就不會再出現這樣的虧損。

 

實際上,小米二○一五年至一七年本業的經營利潤分別為十三.七億元人民幣(以下單位同)、三十七.九億元和一二二.二億元,營運確實有大幅成長。

 

 

 

 

 

 

 

 

 

 

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性質大致與可轉債相同,可轉換為普通股,也可按固定利率計息,亦可贖回。簡單來說,估值愈高,公允價值變動愈大。舉例而言,假設發行的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轉換價為每股十元,而後根據市價升至十五元,就會出現五元的公允價值損失。

 

在小米之前,中國軟體新創公司美圖於二○一六年在港交所上市時,也曾因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變動列為虧損,引起討論。但美圖的幅度沒有小米這麼大,這也說明了小米這次的IPO案規模之大。

 

回到手機市場,單從排名來看,今年第一季全球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前五大廠商,
分別為三星、蘋果、華為、小米及 OPPO。二○一一年,小米推出小米手機,定價一九九九元人民幣,量大壓價、以拖待變,以供應鏈管理聞名業界,開啟了中國平價手機的盛世。小米「黑色星期二」的飢餓行銷手法,更成了中國市場經典案例。

 

當時,雷軍的名言「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是中國創業圈流行的金句,但二○一六年,「小米5」延期發表,出貨量暴跌三八%,當年更首度被中國平價手機品牌Vivo、OPPO擠出,掉出前五名。當時,便有媒體認為小米這隻「風口上的豬」遇到亂流,小米時代即將結束。

 

但小米立刻做出應變:衝刺新興市場、大規模開線下店。不過短短三年,小米延續平價策略,在印度擊敗三星,躋身印度市場最大手機品牌,市占率超過三成。而小米結合線上電商以及線下實體店鋪「小米之家」,在中國的店數如今已破三百家。

 

多管齊下,讓小米短時間快速再起,一六年至一七年營收幾乎翻倍成長,也重回全球五大手機商之列。

 

回頭檢視,雷軍成功領導小米,克服了短暫的亂流。小米總裁林斌指出,在小米計畫上市前,董事會瞞著雷軍,決議發給雷軍價值十五億美元的股票獎勵,相當於超過四百億元新台幣。

 

這個天價前所未見。二○一六年,谷歌執行長皮采(Sundar Pichai)獲贈公司股票獎勵為限制型股票,總價約一.九九億美元,當年是谷歌史上最大筆的獎金,如今看來,還遠遠不及雷軍。

 

延伸閱讀:掛牌大爆發 日本獨角獸Mercari在紅什麼?

延伸閱讀:台杉老總要用矽谷精神養出新創獨角獸

 

 

 

 

 

 

 

 

 

 

 

 

 

 

 

 

 

但是,小米真如雷軍所說,是一家不能被現有公司比較、獨一無二的公司嗎?

 

攤開小米的營收數據,在全球手機市場大幅衰退的情形下,手機的營收占比雖有下降,仍占七成以上。但營收數字換個角度分析,對於小米的意義顯然大為不同。

 

在記者會上,雷軍特意秀出圖表:「去年小米的電子商務和新零售平台的營收占比是六三.七%,互聯網服務占了八.六%。」電子商務和新零售平台,指的是小米線上、線下店的綜合銷售體系。

 

換言之,賣一支手機的進帳,是硬體收入,更可以歸為所謂的「新零售」,換個帽子戴,小米營收來源的解釋不同,也搖身成為「新物種」。

 

厚道:硬體毛利低還要低

回饋用戶  打造小米生態鏈

 

他更強調,互聯網業務雖僅占營收兩成,但毛利率超過六成。「小米的利潤絕大部分來自於互聯網服務。」雷軍所說的這個服務,過半收入來自廣告。

 

包括賴以崛起的手機在內,小米目前的硬體毛利率約八.七%,雷軍宣稱要再降到五%。相較之下,蘋果手機硬體毛利率高達六成。「小米會永遠不賺超過五%的硬體利潤,這樣確保了無論在什麼市場份額的情況下,小米都具備非常強的競爭力。」低毛利創造的價格優勢,也是雷軍一再凝聚「米粉」的「厚道」哲學。

 

放棄硬體毛利的小米,除了仍依循當年價格突圍的思惟之外,不論是電視,還是空氣清淨機……,都不走高價路線,而是要靠所謂的「小米生態鏈」。舉例來說,小米目前是愛奇藝第二大股東,這就是小米生態鏈的布局之一。

 

 

 

 

 

 

 

 

 

 

 

 

雷軍強調,小米過去推出電視、智慧手環、行動電源、空氣清淨機,平衡車等產品,都很快排到中國及世界第一,證明小米擁有品類拓展能力以及製造爆款能力,如今所謂的生態系品項已超過百種。

 

「小米連接的IoT(物聯網)設備超過了一億台,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類IoT 平台。八年、十年後,我認為IoT設備會占到小米收入百分之四、五十。」雷軍說。

 

話雖如此,但雷軍想實現他的目標,讓小米成為一個平台公司,而非硬體公司,仍有挑戰。就連從手機出發,將平台經濟玩得淋漓盡致的蘋果,恐怕在這一點,也比小米謙遜多了。

 

一直對小米獲利模式抱有疑慮的彭博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撰文指出:「並非讓家電產品『連線入網』,就能自稱是智慧家居了,連蘋果都不敢這麼玩。」

 

創造:發明小米新詞彙

未來十年  小米要當第一名

 

不過,這都不妨礙雷軍持續為小米發明新詞彙、描繪新遠景。他在推介會上預言:「未來十年,世界上最大的手機公司極有可能是一家中國公司,不是華為,就是小米。」面對媒體追問估值下修,管理團隊則不願正面回應。

 

六月二十八日星期四,小米將正式在股票市場亮相登場,本次總共釋出二十一.八億股,九成五配售予全球投資者;國際資金相不相信雷軍的底氣,周四即見分曉。

 

延伸閱讀:募資2億元新創公司 竟要發1.5億紅包給消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