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威脅浮現 顯卡神話不容過度樂觀

34
0

張忠謀一句「加密貨幣為台積電重要成長動能」,引爆各界對「比特大陸」關注,挖礦熱潮正夯,但隨之也浮現三大威脅,未來新型挖礦機若無需顯示卡,恐引發相關概念股另一波強大衝擊。

隨著虛擬貨幣熱浪遍地開花,包括半導體、晶片設計、顯示卡及主機板等在內的挖礦受惠族群不斷轟炸版面,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其中,又以顯卡廠撼訊今年一月營收年增八八五%、每股獲利四.一五元的表現最為耀眼,股價一度在二月中連六天漲停;三月十六日公告二月獲利二.三三元後,至截稿前又已連兩天漲停。

 

從股價表現來看,市場資金顯然對挖礦商機仍抱有美好期待,但是,火熱的商機真的萬里無雲嗎?

 

事實上,對顯卡族群而言,這番榮景能否維持,最起碼還須面臨三項挑戰。第一項挑戰,在於虛擬貨幣「礦工」的增速可能走到瓶頸,礦機的需求逐漸減少,連帶侵蝕相關業績。

 

另外兩項挑戰則來自於目前採用顯示卡挖礦的主流市場──市值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乙太幣,可能面臨「去顯卡化」甚至「去礦機化」。

 

延伸閱讀:區塊鏈更快更省 推升產業未來式

 

威脅一》礦工的煩惱

產速下降、貨幣膨脹受限

第一道威脅的根源,來自於先天遊戲規則的設計,為了避免虛擬貨幣無限膨脹,大部分的貨幣在創始時就被寫入了產出逐漸減少的機制。

 

以比特幣為例,每十分鐘固定產出一次,最早設定是一次五十枚,每四年為一個週期將產出減半,如今已步入每十分鐘產出十二.五枚的階段,因此我們可以估算出比特幣目前產出近一千七百萬枚、產出上限約二千一百萬枚。

 

以乙太幣而言,則在去年十月十六日一次性地將每單位時間的固定收益,從五枚調降為三枚,並逐步調升每次產出所需的間隔時間。乙太幣目前並沒有設定硬上限,但最終目標為產出速度接近貨幣丟失速度,使貨幣膨脹一樣受抑制。

 

每個虛擬貨幣選用的機制不盡相同,但無論如何,為了避免貨幣無限膨脹,礦工取得貨幣數量的收穫只會持續向下,無法逆向攀升。

 

此外,過多礦工投入,也讓礦工們面臨更劇烈的競爭。去年底虛擬貨幣大漲以來,大量礦工加入投產,至今沒有減少跡象。未來對新礦工加入以及舊礦工擴產而言,門檻只會愈高、動機只會愈低。

 

 

 

 

 

 

 

 

 

 

 

 

 

 

 

 

 

 

機制上的天花板以及過多的競爭,加上中國首先發難的限礦政策,使礦場只能轉移至電費更高的地區,種種因素促使礦工獲利下降、成本上升,運轉礦機入不敷出的一天勢必提早到來。最終,唯有仰賴貨幣不間斷上漲,方能延緩。

 

延伸閱讀:全球學習新革命

延伸閱讀:懂AI還不夠 必學5G、區塊鏈新應用

 

威脅二》礦工的新歡

比特大陸最新產品「F3」

 

應對不同虛擬貨幣所設定的不同演算法,主流挖礦作業採用的設備可分為兩大類:分別是顯示卡,以及ASIC(專用集成電路,Application-specific integrated circuit)。

 

ASIC代表將一套演算法直接植入晶片的架構,ASIC礦機無法混用不同演算法,因此只能對應到使用同一種演算法的幣別。相較下,顯示卡挖礦雖可泛用於不同幣別,但若是針對特定單一幣種討論,其效能無法與ASIC匹敵。隨台積電法說會一夕暴紅的比特大陸,主要產品就是ASIC礦機,目前用於包括比特幣、萊特幣、達世幣等。

 

顯卡礦機受ASIC的壓制,早就不用來挖比特幣了,市值第二的乙太幣才是目前顯卡礦機著墨最多的市場。對顯卡而言,乙太幣可說是主流虛擬貨幣中的最後一片淨土。

 

如今,這片淨土也快被ASIC侵略。乙太幣採用的演算法,演算時須經過很多層查表對照的過程,需足夠容量的記憶體儲存對照表,因此僅含晶片、未搭載記憶體的ASIC無法支援;但據陸媒報導,比特大陸將在今年第二或第三季量產的「F3」,將是一款額外搭載4G記憶體的乙太幣專用新型ASIC礦機,預料將大幅衝擊顯卡需求。

 

倘若少了乙太幣這個主要市場,顯示卡在挖礦運用上,在市值前五名的貨幣來說,將幾無立身之地。對此,台大金融科技暨區塊鏈中心召集人、資工系副教授廖世偉也表示:「顯示卡難免會受到『F3』衝擊,但或許可期待DRAM廠能有更多的空間。」

 

 

 

 

 

 

 

 

 

 

 

 

威脅三》礦工的危機

PoS新架構的描繪

 

過去,虛擬貨幣最為人詬病的一點,就在於礦機不停耗電,卻沒有任何實質產出。而挖礦這樣的行為之所以存在,原因在於新創的虛擬貨幣多半採用所謂PoW(Proof-of-Work)架構,亦即由礦工們擔任交易第三方,提供交易運算所需的電腦效能,並讓礦工藉由「猜數字」活動證明自己投入的產能高低。

 

但在未來,為了減少無謂的資源消耗,主流交易架構將從PoW轉向PoS (Proof-of-Stake);從工作證明改為權益證明;從原本由「礦工」擔任交易第三方提供運算服務,改為從「持有貨幣者」之中選出能藉由提供效能獲得這份收益的人。選擇方式有很多種,共通點是,礦工們無可避免地都將失業。

 

以顯示卡最重要的挖礦標的「乙太幣」來說,原本設定去年底開始往PoS發展,雖因技術問題延後,但往PoS邁進的目標不變,時機點或許在今年底或明年初。未來,其他主流幣種為求減少資源浪費,預期將陸續捨棄PoW架構。這個趨勢,是各種幣值上漲也無法遏阻的威脅,甚至可能影響其他挖礦受惠族群。

 

對於目前市場的顯示卡需求,顯卡廠麗臺發言人楊智昆與承啟發言人周子安均表示,目前需求能見度可一路看到六月,但楊智昆同時也說道:「新的ASIC礦機,為下半年這塊需求帶來較大的不確定性,麗臺會持續專注高階繪圖卡市場。」

 

三月十六日,撼訊公告二月單月每股獲利二.三三元,約莫和去年十二月相同水準,考量營收只有當時的六成,足可見獲利率的提升,與創下歷史營收頂峰的一月份相比,淨利率仍上揚了近兩個百分點。市場亦對如此驚人的獲利能力報以熱烈回應,「熱潮仍在,浪淘未盡。」

 

然而,長線需面對的挑戰,終究仍會到來。事實上,撼訊發言人謝宗益也曾在去年底對本刊表示:「加密貨幣的熱潮,只是一波短期的機會財而已,我們沒有因此調整公司方向。」

 

投資人或許可以把眼光放得更長遠些,看看這一波「機會財」過後,誰能夠更善加利用,再寫驚奇。

 

延伸閱讀:鏈住阿里巴巴!台灣女婿這樣賣「數位」